缭之兮杜衡 - 第261页 [综武侠]系统逼我中二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就在玉罗刹以为林默会永远潇潇洒洒的活着的时候,大魔王意外身死消息炸响了整个江湖!

    没有人见过她的尸体,也没有人能说清她是怎么死的,总之就是死了。仇人身死本是好事,可玉罗刹无论如此都高兴不起来,满脑子都是她怎么会死?她怎么能这样悄无声息的死了呢?

    连我都杀不了她,她怎么能死在别人手里?!

    我都没能见到她痛苦的模样!她怎么可以死!

    酒壶落在地上,摔得粉碎,玉罗刹双目赤红,仰天狂笑,眼泪也一同落下来。

    也不知是不是酒喝多了,他觉得心疼,心脏每跳动一下,牵引着神经,那种疼竟也丝毫不亚于亲眼见到儿子尸体的那一天。

    如果他看过林默留下的著作的话,他一定会对里面的一句话十分认同。

    永远不要过于惦念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漂亮女人,不管你是因爱也好,还是因恨也罢,最终的最终,你的心一定会被她牵引着,牢牢地攥在她手里,不得解脱。

    那一夜梦中,玉罗刹没再梦到惨死的儿子,而是梦到了他恨极的女人。

    梦中她酒醉,歪着头看她,眼中是迷惘和沉醉,波光粼粼,头上的宝石步摇垂下来,落在他手背上,微凉。

    梦中无数个夜晚,他装□□极了她的模样,她一无所知,在他授完课后,还会下厨炖一盏浓羹给他吃。

    教她凝聚内力时,她盘膝闭目,昏暗的烛火照在她脸上,睫毛微颤,没过多久,她就睁开眼睛试图偷懒走神,悄悄寻找他有没有一直盯着她看,被他发现,眼睛快速地眨了眨,两腮鼓起,望着他笑。

    ……

    梦中,她的手落在他脸上轻轻抚摸,柔声道:“你说,我们之间要是没有仇恨该多好。”

    他握住她的手:“如果没有仇恨,天涯海角,我都愿随你而去。”

    梦境到这便戛然而止,玉罗刹醒来,呆呆地望着头顶的床帐失魂落魄。

    他终于发现,装来的深情没能骗过她,反倒把自己给骗过去了。

    一生不识爱,到头来却爱上了自己最恨的人,多么讽刺。

    ……

    “你果然没有死。”

    保定城,金钱帮。

    玉罗刹冷冷地盯着眼前故人,他说了六个字,字字锥心。

    林默手里拿着食盒,语气略有些急促:“是,我没死,麻烦你让开,我若再耽搁一会,地里开荒的就要饿死了。”

    玉罗刹让开,林默走过去,刚一错身,他忽然冲上去想要抱住她,手还未碰到她衣角便浑身一麻,指尖酸痛。

    林默回首:“三个数,你消失,一,二……算你识相,哼。”

    暗处,玉罗刹的手攥得死紧。

    “既然你回来了,那就和我一起痛苦吧。”

    海外,白云城。

    碧海蓝天。

    “李四不是你的本名吧?”

    “当年若非南王相逼,城主又怎会参与进这红尘乱世之中,连名字都被抹除了呢?”

    叶孤城冷冷地看着眼前眼前浮动的雾气,说话的声音时远时近,仿佛在他耳边,又仿佛远在天外。

    他几乎都要以为是自己内心的声音。

    “南王虽然死了,可他在云州的势力还在啊,城主就不想做点什么么?”

    叶孤城没有理他,却在他走后做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联络南海剑派围攻独孤一鹤,然后由他出手剿灭剑派,如此一来,独孤一鹤的尸体和一整船的财宝都落入了叶孤城的手里,他向只押红货的赵江尘下单,委托他将这些东西送往峨眉。

    第二件事,他匿名给远在渤海,同为戍守边界的太平王送了一封信,信中只有一句话:魔王归来。以及一张皇宫大内的地图。

    给一个有野心的人送上这两样东西,足够让他做点什么了。

    第三件事,命人将南王府特有的羽箭留在金风细雨楼的残砖断瓦中。

    不到一年,云州的天变了,南王数十年的积累势力被连根拔起,彻底由朝廷下放的官府治辖,飞仙岛作为海外孤岛,在下放的京官眼里简直就是块不毛之地,更没什么油水可捞,至于城主李四?听都没听说过。

    没有人会在意一座海上孤岛。

    清算云州府那天,叶孤城隔海遥望,海风隐约裹挟着血腥气:“我要做的事已做完,你的呢?”

    玉罗刹站在他身侧,笑道:“早就做完了。”

    眼睁睁看着深爱自己的人死去,自己却无能为力,这种滋味,林默还是尝到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九月的幼儿园太可怕,太可怕了,一下班脑瓜子嗡嗡的,啥也写不出来,本想趁放假多写点,可惜脑速手速都……

    我看看今天能不能挤出二更orz

    第140章 番外(四)

    (四)西门吹雪

    直到多年以后, 西门吹雪终于吹了一回雪,将陪伴自己多年,视如性命的剑葬入石泉边, 数尺寒冰下, 仍无法忘记初见林默的那个遥远的夜晚。

    当然, 初见并非他爱上林默的场景,只是记忆非常深刻罢了。

    毕竟, 过往的二十余年里,真没有哪个女人会给他留下精神不正常的第一印象, 哪怕她随后一棒子砸塌了三十多里, 身上剑意冲霄, 如苍穹陨落般压下来, 他还是觉得林默精神不正常。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