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噫 - 16.他欺负妳了 如沐郁烈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听到她在圣律高中“耳目”电话中回报的消息,阎绮庭深深一皱眉。她只知道一个搞得手受伤负气离去,另一个失魂落魄伤心欲绝,到底是怎么搞的?!解铃还毋系铃人,她跷了大学里的课,驾车往圣律高中而去。

    待她大柢了解了事情的轮廓,唯一不确定的,是两个少男少女之间的纠葛——在健身室里发生了什么,第一件事,是拦截人。

    “嘿,记得我吗?”阎绮庭见她迎面走来,双眼明显哭肿,憔悴的身影我见犹怜;她身边一个秀气的男孩陪她走着——应当是罗云诚了。

    程沐雨默默地点点头。

    “跟我谈谈好吗?”她善意地说;她转向罗云诚:“我是阎绮庭,阎伯伯的女儿,我和沐雨单独聊聊可以吗?”

    罗云诚有些担忧又不知所措地看向程沐雨,她犹豫了下,轻声对他说,“你先坐校车回去吧。”便随着阎绮庭走向她的车。

    阎绮庭开车载她到了大学附近一处高级住宅大楼,她独居的公寓。

    递给她一杯现冲的咖啡,阎绮庭忧心忡忡地敛眉问她:“你还好吗。”在她看来相当不好。

    程沐雨只轻轻地点头;她已尽力平复心情,只是,让她这样问起,心中又莫名酸涩起来。

    阎绮庭细心注意到她脖子上不寻常的红痕——很可能延伸到领子下方,她不禁往最坏的方向想:“我弟他强迫你了?”

    程沐雨直觉摇了摇头,但想起他的伤势,情不自禁地在意:“阎郁匡的手受伤了??流了很多血。”

    阎绮庭一蹙眉——她自己都自顾不暇了,却还在担心着始作俑者,该不会??

    她叹了口气,“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程沐雨点点头,轻描淡写地告诉她始末,对于他对她做的还是难以启口。

    “他欺负你了。”阎绮庭自己下结论。

    程沐雨不知该怎么回答,只是红着脸,低头看着地砖的纹理。

    “我找他算帐。”她着实不想这个颇有眼缘的女孩受伤害。

    “不用了,他——要我别再出现。”她说着;想到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隐隐作痛。

    “所以,那臭小子占完便宜,还敢撂狠话!”阎绮庭替她打抱不平。真是有够恶劣——虽然是她亲弟弟,但怎有点让人拳头硬了。

    “是我不该去找他的。”她幽幽地说。刚在车上,阎绮庭已经跟她澄清钟宇谚被打的事跟阎郁匡无关,擅自动手的人也被燄帮重惩了,是她太卤莽行事了!

    “傻女孩,就算是你误会他好了,问题还是出在他!”阎绮庭没点破的是,认识阎郁匡十八年来也从未见他如此反常、如此失序,正代表他极度在意着程沐雨——但阎绮庭并不愿她愈陷愈深,无法自拔,担心她会受伤。

    “你还年纪小,分不清楚自己的感觉,总之,别让自己受伤??”她叹道,别有深意。

    程沐雨怔怔地望向她??紊乱的脑中试图揣摩她话中的含义??

    阎绮庭再摇摇头叹息,她还是觉得得教训那个罪魁祸首,叫人家别出现是吧?!她会想办法成全他的。

    最-新·更·新:po1❽s𝓕.cᴏm(woo18.ν1𝓟)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