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噫 - 13.不急,我坐等你自打嘴巴的那天 如沐郁烈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如果我那个任性妄为的弟弟有欺负你,随时告诉姊姊,我一定帮你讨回公道。”送程沐雨回家的路上,阎绮庭认真且关心地对她说。

    她只垂下眼,默默无语。

    程沐雨是对自己不齿的。

    她梦过他。

    仿佛复制那天在健身室里的场景,她梦见他吻着自己、撩拨着她的情欲;而梦中的自己竟然是回应他的!

    本该是不堪的记忆,自己却不如“应该”有的厌恶反感!!

    对他,即使避之唯恐不及,刚才在宴席上无预警地遇见他,她有错愕、有惊慌、有恼怒却又无从控制为他牵动心绪??难道只因为他拥有那出众的表相,就能接受他对自己的为所欲为——未免太讽刺可笑!!她双手掩面,拒绝这样肤浅可悲的自己??

    Ψ            Ψ            Ψ            Ψ

    “你跟那位美少女怎么回事?”阎绮庭开门见山地问。

    未待他回答她便自顾自地说:“本来爸是想藉这个场合让你们认识认识,毕竟是程叔唯一留下的女儿,没想到你倒是快手一步呢!”她没好气地讽道。

    座落在市中心的高层楼公寓豪宅,宽敞客厅前的全景落地窗,将不夜城的璀璨夜幕尽收眼底。阎郁匡直到凌晨才回来,外甥的周岁宴结束后,他换了跑车与张侑军一行人去了东北角海岸竞速吹海风,后来散了,刻意没回到阳明山的别墅,还是被了解他的阎绮庭堵到。

    “如果我说我吃了她会怎样?架我上礼堂不成。”阎郁匡走近沙发前的地毡,一副你耐我何的样子。

    “如果我没看到今天的状况,还以为是人家纒着你!有人今晚把人家手都抓红了还不放......”她挖苦他——全世界大概也只有她敢这么做。说实在,她还不曾见弟弟在公开场合如此失态过。

    “欲迎还拒。”阎郁匡下意识地避开姊姊的犀利眼神,迳自走向吧台,倒了杯酒,但只拿着杯脚却没喝。

    “哦,原来你如此洞悉世情,那怎么还会中计呢?还是在爸爸面前。”阎绮庭不禁调侃他!曾几何时可以见她亲爱的弟弟如此别扭的神色。

    “美色当前,我不过是十八岁的正常男人。”他试图自嘲为自己解套;脑海中恰浮现她梨花带雨的俏脸,为之一动。

    “所以——只是玩玩?”阎绮庭试探地问。

    他眼神瞥向窗外,抿着唇,不置可否。

    “必要的时候,我会请李秘书帮她转学!谁教爸所托非人,找来一匹狼保护小绵羊。”她半认真地说道。

    “别多管闲事。”他瞇着眼,斜睨着她。

    这话,透露出的含意可值得玩味。

    “爸已经把这件事全权交给我!毕竟晚辈的事他不适合出面;只是他说了,是程叔的女儿,我们欠人家永远还不起的人情,如果有什么??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她接着说,“我们家已经家大业大、有钱有势,没什么非得门当户对才能当对象的包袱呢!”有点兴灾乐祸。言外之意是不要以为他被架上礼堂这件事不会发生!

    “我跟她还没到那地步。”他黑瞳中别有深意。

    “敢情到那个地步?”她逼问着。

    “答案不只我能给。”他往沙发大剌剌一坐,双臂张开分别搁在扶手外侧,跷起腿,明摆着不想说。

    “她什么都没说啊。”

    “所以叁小姐深夜讯弟所为何事?”他冷眼瞥向她,明示她非常多事。

    阎绮庭不以为意,“不急,我坐等你自打嘴巴的那天。”

    她对人向来观察入微,虽然跟程沐雨才一面之缘,她已经有预感,她那优越自负的弟弟会作茧自缚。

    ///

    因为作者本身有一道坎没法过

    原则上少男少女成年后才会有真枪实弹的剧情

    集中在小说下半部?不会肉欲横流

    但色气仍不可免

    我尽量

    (目前挂18禁名不符实的心虚说明)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