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甚了了 - 第60页 你那么媚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这么长的时间,他们两个从来都没有在这么安静的环境下说过话,他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真心忏悔过自己以前的举动。苦难可以让人成长。陆离觉得这句话真的说得没有错,经历了这么多,他才真真正正明白了对于自己来说最重要的究竟是什么。

    你醒过来了,哥带你回柏林好不好?我们再也不回来了,如果你还想上学就去,如果不想上学的话,就在家里呆着,或者你喜欢工作也可以,我一定什么都听你的。说到这里,陆离有些哽咽,只要想起来她之前单纯的样子,他就会觉得自己在作孽,他的声音越来越哑:等我们回去之后,还住以前的房子。我以后再也不会凶你了。我们结婚,然后生两个孩子,一家人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好不好?

    说完这番话的时候,他的眼睛已经湿润了。陆离这辈子没有哭过几次,除却因为父亲去世哭过之后,便是因为陆榆了。他的眼泪,只给他们两个人。一个是他的至亲,一个是他的至爱。

    他的这些话全部都被站在门口的陆敬还有韩枫听见了。陆敬听完之后,脸上看不出来任何qíng绪,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如果是以前的话,他听到陆离这样对陆榆表白,一定免不了几句嘲讽,但是现在,他已经没有了任何说话的冲动。

    韩枫自然将他的这副样子尽收眼底,他觉得自己能够理解陆离对陆榆的感qíng,但是他没有办法明白陆敬对陆榆究竟是占有yù还是爱。

    你也听到了,他们两个是真心相爱。韩枫站在他身后,淡淡地开口。楼道里没有几个人,所以他的声音听起来异常地清晰,陆敬听了之后,自嘲地笑笑。

    真心相爱?没错,他们两个的确是真心相爱的。这样的生离死别和仇恨都没能让陆榆对他的感qíng磨灭一分一毫。这也是他最嫉妒陆离的地方,明明他对陆榆的伤害那么深,可陆榆还是照样对他死心塌地。

    怎么了?我们三个人的事qíng跟你有什么关系?陆敬不屑地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这么爱管闲事的。

    也不是你们三个人的事qíng。韩枫声线平稳:陆敬,要是我不说,你是不是真的不记得这个世界上还有个宁翎了?

    韩枫虽然表面上轻松,但是心里已经五味杂陈,他真的无法理解宁翎的眼光,怎么会对这样一个薄qíng寡义的男人动了真心。甚至,为了陆敬都能低声下气地来求他。

    我还真不记得了。陆敬脸上多了几分笑意:不过,这一点你和陆离一样。你们两个玩的,都是我玩过的。

    韩枫不说话,身侧的拳头渐渐地攥紧,骨骼吱呀吱呀地作响,如果这不是在医院,他一定毫不犹豫地一拳头砸上去。他最听不得别人侮rǔ宁翎,他的人,谁都不能说。

    怎么样?宁翎的身材其实也挺不错的,当初我

    你给我闭嘴!韩枫终于忍不住了,这样的话,只要是个男人就不能忍。因为宁翎的原因,他对陆敬的意见一直很大,这些隐忍的qíng绪,终于在今天爆发。

    呵,闭嘴也改变不了事实。陆敬冷冷地笑了两声。他今天根本没有打算和韩枫说宁翎的任何不是,可到最后还是没能控制住。或许是因为他的心qíng太过压抑,所以说出来的话才会这么难听。

    就在刚才,他放弃了他最爱的女人,而且眼看着另外一个人接替了他的位置。那个人,还是他一直以来视为仇人的对手。

    陆敬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医院的。他一路上闯了好几个红灯,用最快的速度开车回了家。他根本不敢停下来,生怕自己停下来就会犹豫,再然后义无反顾地跑回去找她。

    爱上陆榆之后,许多之前在他身上没有出现过的感觉全部都出现了。担心,不甘,犹豫,心软,甚至是怜惜这些,他以前完全是不懂的。

    或许一切都是天意。陆榆的出现只是为了让他学会该怎样爱一个人,那些她对他造成的伤害,只是为了让他记住爱qíng的痛,然后好好地对以后那个对的人。

    这个道理,陆敬很久很久之后才明白。人对一件事qíng和一个道理的领悟,是需要时间的。

    **

    早晨七点钟,天还没有完全亮。陆榆缓缓地睁开眼睛,病房里的灯让她眼睛一阵不适,刚睁开眼泪就出来了,她适应了一会儿之后,才勉qiáng能看清楚眼前的事物。她揉了揉自己眼睛,觉得头好疼。

    似乎是睡了很久呢。

    陆离听到房间里有动静,连忙抬起头来,刚抬头就对上了陆榆澄澈的眸子,他一时间竟然激动地说不出话来,直接伸手将她搂到了自己怀里,紧紧地抱住她,半晌,他才开口:你醒了就好

    哥?我这是在哪里啊?她的声音哑哑的,或许是因为睡了太长的时间,可是看着他的眼神里,却有一些畏惧,她怯怯地开口问他:我是不是又给你添麻烦了

    在医院。陆离并没有发现她的异常,显然是被喜悦冲昏了头脑,他抬起手来动作轻柔地顺着她的头发,声音柔和地回到她的问题:你没有给我添麻烦。你是最乖的。

    我一定会乖的。陆榆不停地对他点着头,眼神有些呆滞,哥你别不要我,我一定会乖的我会每天按时上学,再也不会晚上和同学出去玩了。

    听到她这么说,陆离才觉得有些不对劲,将她从怀里扯出来,死死地盯着她的眼,他脸上的表qíng有些严肃:陆榆,你到底怎么了?别吓我。

    我没事我没事陆榆还是摇头,她看到陆离这样的表qíng时,眼里已经有了泪花,连忙伸出手来抱住他的腰,语气讨好地对他说:我一定会很乖的,哥你抱抱我,抱抱我好不好

    说话间,她的泪已经掉了下来,灼烫的眼泪滴在他的手上,陆离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来抱住她。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时光好像回到了她十八岁的时候。她那么听话,那么单纯,每次他去柏林看她的时候,她都满脸期冀。

    他爱死了那样的感觉。也很享受被她依赖。可是这一切,后来全部都消失了。他怀念到不行的时候,她竟然又给了他那样的感觉

    乖,哥不会不要你的。你先躺下,我出去找一趟医生。陆离安抚xing地拍了拍她的后背,哄了她几句之后,他还是决定去问问医生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qíng况。

    陆榆刚才的表现,只让他想到两个字失忆。可是这两字冒出来的时候,陆离又觉得有些不合理,既然失忆了,又怎么会记得他?怎么会把之前在柏林的事qíng记得这么清楚?

    陆榆显然很不相信他的话,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不依不饶地拽着他的衣角:你会不会又不回来了?你经常骗我的每次你都说有事qíng,然后就丢下我一个人了

    不会的,放心陆离知道她一向没有安全感,只好柔着声音继续哄她。这个时候,他能给她的,也只有耐心了。

    那你发誓陆榆的声音轻轻地颤着,她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的眼睛,又重复了一遍:你发誓的话我就相信你

    好,我发誓。陆离觉得,她似乎比十六岁的时候还要幼稚,可是自己却能心甘qíng愿地配合她:我发誓肯定不会再丢下你一个人了。乖,我找医生有事qíng要说。

    你不许骗我哦陆榆依依不舍地放开了他,在放开的时候还不忘嘱咐他。

    不骗你。陆离低下头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才走出病房。

    陆榆的主治医生还没有来,他只能找到同科室的另外一个医生来帮忙看看陆榆的qíng况,这个医生是女的,从医时间只有十年,不过医术也不错。当她给陆榆做完检查之后,对陆离说:她的身体,一切都很正常。

    可是她不记得事qíng了。陆离说完之后又觉得自己表达得不妥:我是说,这两年的事qíng,她都不记得了。之前的可能她还有一点印象。这样的qíng况,是为什么?

    这个可能要问心理医生了。她脸上的表qíng没有什么变化,不过,如果是不好的记忆的话,忘掉了也是好的。她现在,无忧无虑的样子,不是挺好的么。

    陆离听完这话之后,下意识地从门fèng中看了一眼在病g上坐着的陆榆,她此刻正在一个人抱着枕头玩,嘴角洋溢着的笑容就像幼儿园的小孩子一样,看得出来,她很开心。

    想来也是。那些记忆,或许真的不应该在她的脑海中存在的说不定,忘了也是好事。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