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甚了了 - 第57页 你那么媚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哦。陆榆淡淡地应了一声,走到衣柜前,翻出了一件厚厚的外套,之后直接套在了身上,因为怀孕,她这段时间胖了不少,以前穿了有些宽大的衣服,现在已经有些紧了。

    套好外套之后,陆榆走到卫生间洗了一把脸,擦脸的时候,她正好抬起头来对上镜子,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她突然觉得好陌生。这个眼睛肿着,面色憔悴的人,真的是她吗?

    她这一年多的时间,究竟经历了怎样的磨难?陆榆记得自己还在念书的时候,身边的朋友总会说她的眼神清澈得像湖水,那些人cao着一口正宗的德文,开始的时候陆榆还听不懂,日子长了之后才明白的。

    她抬起头来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毛巾扔到一边,走出了卫生间。

    出去的时候,陆敬已经换好了衣服站在客厅等她了,陆榆走过去的时候,陆敬递给她一副手套,陆榆一脸不解地看着他。

    陆敬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主动对她解释:今天不开车,我想跟你走路。

    陆榆倒也没有反抗,将他递过来的手套接好了,然后跟着他走了出去。北方的深秋很冷,刚刚出去的时候陆榆就打了个哆嗦,她将手塞到外套的兜里,脖子下意识地缩着。陆敬看到她这幅样子之后,直接将她搂了过来。

    这样就不冷了。

    作者有话要说:~~~~(gt;_lt;)~~~~ 陆敬好让人心疼啊写这章的时候真的哭瞎了我觉得他特别特别地可怜TAT

    有谁猜猜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qíng?下章大逆转恩

    求留言~~

    厚颜无耻的广告时间:新坑新坑新坑求温暖TAT~~

    ☆、第五十章

    第五十章

    谢谢。被他抱着虽然有点不自然,但是陆榆还是下意识地将这两个字脱口而出,现在正是下班的点儿,大街上的很多,路灯已经开了,陆榆就这样被陆敬搂着走了很长的一段路,最后他们两个人停在了一家饭店门口,陆敬看了一眼,确认里边的环境还可以之后,才将陆榆带进去。

    待会儿多喝点儿汤。陆敬点好菜之后,凝眸看着她,眼底的光晦暗不明:暖胃。

    陆榆点点头,然后转头看向了窗外。大街上的人来来回回地走动着,车水马龙,这个城市的夜一直很漂亮,陆榆在这里呆的时间也不长,可是她却爱死了这里的夜景。浮华下带着莫名的沧桑。

    这一顿饭吃得无比和谐,期间陆敬一直不停地给陆榆夹菜,陆榆十分尴尬,只能埋头吃着饭,吃过饭之后,他们两个人又从饭店里走了出来。

    饭店里的暖气很足,陆榆的脸红扑扑的,她身上裹着一件厚厚的棉衣,从饭店走出来之后又打了个哆嗦,陆敬将刚刚给她的手套拿过来,然后给她戴到手上。

    他低下头,目光紧盯在她的手上,之后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话:怎么办,我还是没有办法。陆榆,你说,我要怎么办?

    啊?陆榆疑惑地看着他,不知道他究竟在说什么,今天的陆敬实在是太过反常了,反常得她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和他jiāo流。

    没事。走吧。陆敬放开她的手。

    陆榆没有再说话,跟着陆敬一前一后地走着,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异常和谐,陆榆看着陆敬前方的背影,突然在心头滋生出想要上去抱抱他的念头。

    其实陆敬也是一个孤独的人吧。她呆呆的看着他,他的背影在深秋的大风中颇有萧瑟的味道。她正出着神,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后已经有一辆车在靠近。

    意外发生得很突然,以为陆榆走神走得太厉害,刚才走着走着就走到了马路的中间,陆敬刚刚回头看,就看到了陆榆后面飞速地开来一辆车,他根本来不及思考,用最快的速度跑了上去,将她护到自己的身子下面。

    车子最后还是撞在了他的肩膀上,陆敬甚至能闻得到自己身上冒出来的血腥味,他低下头看陆榆,声音沙哑地问她:你,没事吧?

    肚子疼陆榆觉得自己的肚子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疼得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她说完这句话,就已经疲惫地闭上了眼睛。陆敬抓住她的肩膀,不停地喊着她的名字。

    这个时候车上的人已经下来了,看到他们两个人受伤之后,肇事的司机连忙打了急救电话,抢救的人来得也很快,不出五分钟,急救车就已经停在了路边。

    陆敬虽然肩膀受伤了,但是整个人意识还是清醒的,抢救的人过来拉他的时候,他抬起眼睛来看着他们,她肚子里有孩子,赶紧带她走!!

    我们一定会救人的,qíng您先配合我们。那个人几乎是面无表qíng。

    **

    陆榆刚进医院就直接被推进了手术室。陆敬的肩膀也受了伤,还在不停地流着血,可是他一直站在楼道里,任凭医生怎么劝说都不肯去包扎,肩膀上的疼痛跟陆榆的安危比起来,根本一点都不重要。

    陆敬心里头很清楚,陆榆的这个孩子怕是保不住了,可是只要一想到孩子没了她会伤心会难过,他的心也跟着尖锐的疼起来。其实他是希望这个孩子不在的,那样他就可以理所应当地不放她走,因为她身上最后一缕和陆离的牵挂都被扯断了。

    渐渐地,陆敬觉得自己的头部有非常qiáng烈的晕眩感,他连自己是什么时候昏过去的都不知道。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在病房里了。

    陆敬醒过来之后的第一件事qíng就是跑出去找陆榆,到病房门口的时候,他正好碰见了那个给陆榆做手术的医生,他直接上去拦住了那个医生,然后问他:刚才和我一起送过来的人呢?她现在怎么样了?

    这个医生也是刚刚给陆榆做完手术,还没来得及回去换衣服就被陆敬这样拦住了,不过他还算有耐心,摘下来口罩之后,回答道:你放心,那小姑娘已经没事qíng了,她身上的伤不怎么严重,就是

    就是?陆敬问了一句,示意他接着往下说。

    医生扶了扶眼镜,看着他焦急的表qíng,说起话来也有些结巴:你,你们还年轻,孩子还会有的,她这一胎本来就不稳,而且腹部又受了撞击所以孩子没能保住,不过,这个对以后的影响不会很大。

    你的意思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没了?陆敬猩红着眼睛盯着面前的医生,声音狠决地又问了一遍:你是不是这个意思?

    是。医生脸上的表qíng有些抱歉,但是请你相信,我们真的是尽力了,她的子宫没有因为这件事qíng受到过多的创伤影响生育功能,就已经是我们能做到的极限了。您就节哀。孩子总是会有的。说完之后,这个医生便大步离开了。

    或许他早已经看惯了这样的场景,所以才这么理智。在医生离开之后,陆敬站在原地,拳头紧握着,然后朝着面前的墙壁挥了一拳。

    没有什么动作能宣泄他心里的难受和愤懑。

    这个孩子,虽然不是他期待的,可是他知道陆榆一定在等他出生,所以才会用那么多的方法保全他,而现在,都没有了

    陆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面对陆榆,如果不是他非得带她出来吃饭的话,这种事qíng也不会发生,甚至她会不会以为这件事qíng就是他一手策划的?

    他走到隔壁的病房,推开门之后便看到还沉睡着的陆榆,她的脸色苍白,连唇都是白的,一看就是刚刚动过手术的样子。

    陆敬关上门,缓缓地走进去,然后坐到了她身边的凳子上。在他这二十多年的人生中,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担心过一个人。陆敬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脸,他突然觉得,她的憔悴和láng狈全部都是因自己而来的。如果他真的将她放走了,让她回到她最爱的人身边,她是不是就能开心?

    **

    陆离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韩枫一脸严肃地坐在自己面前,他身上麻醉剂的药效刚刚过去一些,还没有什么力气,可是他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问韩枫陆榆在哪里,韩枫却一直抿着唇不说话。

    陆离见他不说话,又问了一遍:韩枫,我问你,她呢?

    你刚刚醒过来,先养身子吧。韩枫得知陆榆出车祸的时候,心头也是一震,本来他是准备第一时间和陆离说的,可是考虑到他的身体状况,最好的办法就是暂时隐瞒。

    我问你她呢!?陆离的qíng绪显然很激动,只要一提起陆榆来,他就会变成这样,仿佛整个世界都是他的敌人。

    对不起。韩枫首先开口和他道歉,之后对他解释道:我没能把陆榆从陆敬那里带出来,答应你的事qíng失信了。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