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甚了了 - 第7页 你那么媚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

    早晨九点。例会。

    韩枫将手中的文件恭敬地放到陆离面前,然后对他汇报:这是公司这几个月的主要业绩,还有支出和收入的具体数目。

    陆离点点头,打开翻看了一阵之后,开始了分析和讲话。以前这些东西,都不需要他自己来弄,裴沐菲还在他手下工作的时候,不出半个小时就可以算出来利润究竟是多少。

    想起裴沐菲来,陆离就觉得无比怀念。人这一辈子,总是会有几个朋友,即使很长的时间不联系不见面,也会保持着最初、最热烈的感觉,即使他们各自组成自己的家庭,也不会影响彼此在对方心目中的地位。

    陆敬就坐在陆离身侧,听着他开会时吩咐的任务,他心里冷笑着,刚才那份文件,是他让韩枫换过的,韩枫是陆离的助理,可裴沐菲走之后,财务方面也一直是他负责的。

    陆敬就是吃准了陆离信任韩枫这一点,所以才会将他为自己所用。其实韩枫这个人,远不如表面上看得那么简单,他的野心绝对不比陆敬小,为此,陆岷提醒过陆敬很多次,陆敬都没有当回事儿。

    他的个xing一直都是这样的,算不得没心没肺,但也绝对不是机关算尽之人。

    整个开会期间,陆敬都在走神,想起来还被他关在笼子里的陆榆,免不了有些担心,他知道当时自己也是冲动了,可是却一点都不后悔这样对她。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动了将陆榆在身边留一辈子的心思,他也没有空去研究时间,只是他明显地感觉到自己一天比一天在乎她,昨天晚上,他回到卧室之后久久不能入睡,闭上眼睛,就是她的脸。

    有时候陆敬也会觉得自己悲哀,因为好像他从来都没见过陆榆走心的笑容,她对他的笑,柔媚羞赧乖顺这几种都有,可都是装出来的。这些,陆敬再粗线条也能感觉得出来。

    散会的时候,陆离特意叫了陆敬到他的办公室。陆敬扯了扯嘴角,跟着他走了进去。

    兄弟两个之间隔了一张办公桌,剑拔弩张的气氛却是没有得到一点缓和,他们两个没有明争过,一直以来都是暗斗。

    哥,你找我过来gān什么?陆敬开口,语气又恢复了平日里的玩世不恭。

    工作的时间,叫我陆经理。陆离淡淡地开口,可话中的威慑力不减。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更

    其实我也没刻意弱化陆离主要就是陆敬太狠了嗯~

    然后陆妹妹和陆离的对手戏还得等几章,大家表着急哈

    告诉我,这一章谁赢了~~嗷~~

    第二更八点,我去修修文,=3=然后孩纸们路过撒个花再走T T 太寂寞了T T

    7第六章

    第六章

    好,陆经理。请问你找我什么事?

    私事。陆离说,我听陆榆跟我说,她是你救起来的。

    陆敬无所谓地点点头,是啊,但是我之后可什么都没对她做。我有女朋友,你知道的。

    你女朋友。怎么回事?陆离皱着眉,问出了他一直想问的问题。

    这个世界上,如果说有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他还可以理解,可是,这个人偏偏对他和陆榆的事qíng了解得那么透彻。这一点,是陆离一直想不通的。

    那个晚上的场景,陆离现在回忆起来,都觉得脑子疼,原本说,以他对陆榆的了解程度,是绝对不会认错的,可是那层膜,硬是将他的自信打破了。虽然他不愿意承认,可陆榆的的确确不应该是处女了。

    陆敬模棱两可地说道:说实话,第一次见她,我也傻了。所以你认错也是正常的。不过哥,你可别忘了,我女朋友的第一次是你拿走的。

    陆离听到这话之后,身子明显僵硬了。

    这件事qíng几乎可以称之为他最不愿意提起的事qíng之一,原本就那么像,而且她还清楚地知道他们两个人的秘密。可是,这个女人,竟然不是陆榆。

    像是看出他在想什么,陆敬继续说道:我女朋友叫宁翎,她和陆榆xing格一点都不一样。

    那她那天晚上为什么跟我说那些话?

    我们两个吵架了。陆敬装无奈,她一直都这么任xing,一吵架就做傻事。

    这借口,太蹩脚。可是陆离真的宁愿这样停在表层,也不愿意再深究下去,反正陆榆已经回到他身边,现在陆敬和宁翎,都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了。

    以后,你和你女朋友尽量不要在她面前出现。陆离沉着声音吩咐他,如果她有什么意外,你们两个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他说这话的时候,周遭的空气都跟着冷却下来,陆敬却在心暗喜他原来这么好骗。

    果然,被爱qíng冲昏头脑之后,jīng明的陆离也会是非不分,看他这样子,是根本不清楚留在他身边的陆榆是个赝品。

    而在他陆敬身`下夜夜辗转承`欢的,才是他最爱的女人。

    陆敬不知道陆离知道真相之后会怎么样,但他可以断定,这事qíng一定会对陆离造成巨大的打击。他最乐意看到陆离挫败的表qíng和神态,看到他过得不好,报复的快`感便会翻涌而至。

    怎么?当年的事qíng还对她有yīn影?陆敬笑着问他,之前她被我救下来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

    陆榆真的整整被关了三天。

    三天,陆敬一眼都没有来看过她,她没有喝过一口水,也没有吃过一点东西,那条藏獒好像已经对她熟悉了,陆榆也没有再像之前一样害怕。

    这件事qíng,让她清楚地知道了一个道理一个人的时候,害怕根本没有用,你再怕,都不会有人来救你。唯一的办法,就是麻木,然后站起来,自己从绝望和害怕中走出来。

    第三天晚上,陆敬过来抱她出来的时候,她身上已经脏兮兮的了,整个人蓬头垢面的,陆敬过来的时候,陆榆的眼里闪过一丝光,像是绝处逢生,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一般。

    她饿得一点力气都没有,陆敬将她打了个横抱,抱进了浴室,然后让她在浴缸的边沿坐下,开始脱她身上的衣服。

    陆榆抓住他的手,摇摇头。

    我自己来吧。

    你是还想和那条狗再呆三天?陆敬冷冷地回她,看到她害怕的表qíng之后才满意,继续为她脱`着衣服。

    刚才看到她那样子,陆敬就有些心软了,可是他又不好表现出来,他不能让陆榆觉得他在乎她,那样她会更想逃走。

    陆敬自认为还是够了解陆榆的,她年纪不大,那些小心思根本逃不过他的眼睛,他知道,陆榆宁愿他只贪恋她的身体,也不愿意他对她动真心。

    她身上的衣服很快就被他脱下来,他将她放到浴缸里,然后拧开花洒,调好水温之后,才开始给她冲洗身体,陆榆被他温柔的动作弄得有些失神,在她的印象中,陆敬一直都是bào`nüè的、粗`鲁的,即使是温柔,也是带着残忍。

    这样纯粹的他,她真的没有看见过。

    何况这种qíng况之下她本来就十分脆弱,被这样温柔对待,心里头说不感动也是假的。

    陆敬很耐心地给她擦洗着身体,陆榆则是一动不动地任他摆弄,一来是因为她三天滴水未进,饿得没有力气反抗,二是因为,她怕陆敬生气之后再对她做出什么事qíng。

    那她就是典型的自讨苦吃了。

    洗过澡之后,陆敬给她从外边拿了一件丝质睡衣,黑色的,也是低`胸,陆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就将睡衣给她穿到了身上。

    那个,陆敬陆榆的声音很低,细的跟蚊子一样:内`衣还没穿

    你跟我在一起,穿什么内`衣?他不悦地看着她,如果不是怕你冷,我恨不得你每天陪我的时候都光着身子。

    陆榆的脸瞬间涨`红了,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的话。

    饿么?陆敬倒是也没有在之前的话题上纠结,侧过头看了她一眼,随口问道。

    陆榆点点头。他这不是废话么?哪里有人饿三天会不饿的?

    陆敬搂住她的腰,看了眼自己身上湿`透的衣服,你先去餐厅,我换件衣服就下去。

    嗯。陆榆应了一声,便缓缓地走了出去,因为饿了太久,她没什么力气,脚步都有些不稳。

    餐厅的桌子上摆着很多菜,陆榆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准备好的,今天晚上的陆敬实在是太反常了,又帮她洗澡,又给她准备饭菜,跟平时的他,完全不像一个人。

    正这么想着,陆敬已经进来了,他换了一套睡衣,浅灰色的,穿上之后看起来年轻了不少,坐到陆榆身边之后,他问:怎么不动筷子?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