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甚了了 - 第6页 你那么媚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孱弱而又绝望的声音,将陆离的思绪拉了回来,他低下头看着怀里的人,这才想起来,她有多害怕陆敬。

    当初她和陆敬的那场意外,一直到现在,都是他心头不能愈合的伤口,每提及一次,就溃烂一次,永远都结不了痂。

    陆离伸出手来,将她抱住,唇贴在她的耳边,耐心地安抚着她:都忘了都过去了。现在,你是我一个人的陆榆,以前的事qíng,我们都不要再提。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已经有不少人表示倒戈陆敬了那这章出来之后,会不会有更多的人觉得他霸气侧漏?

    现在你为他流多少泪,以后我就让他流多少血太帅了有木有!!!

    而且陆敬手上还有一张王牌你们有木有觉得,他对自己很有信心?咳咳,说多了有剧透嫌疑

    然后昨天好几个人跟我吐槽陆离智商不高,其实也不是啦,你们想,他对陆妹妹的愧疚和爱意都那么浓厚,而且找了她这么久,这会儿出现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人,他暂时被蒙蔽也是很正常的事qíng吧,毕竟他是挺重感qíng的人。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和真正的陆榆那啥的时候,碰到了膜,然后就你们懂了吧

    还有我在这里统一解释一下吧,这文不是NP,至于男主到底是谁,我还不能说,大家别为难我了啊你们应该不会站错队吧你们都是聪明的孩纸!!

    再然后【明天双更!嗯~~求表扬】

    【嗷,我伪更一下T T 我才看到,还有一颗雷是青铜童鞋扔的T T 眼花了sorry~~

    6第五章

    第五章

    陆榆知道自己回家之后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也不想再费力讨好他,那样对她来说实在是太累了,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她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对陆敬如此不尊敬过,或许是因为陆离在场的原因,她有些受不住陆敬这样的侮`rǔ。

    即使是陆离怀里搂着另外一个人,都能给陆榆力量。这就是爱qíng的微妙之处。

    车子停在家门口之后,陆敬拧了钥匙,用最快的速度下了车,绕过车身,将车门拉开,拽着陆榆的胳膊将她从车上拉下来,用力摔上门,扯着她走进了客厅。

    陆榆被他摔在沙发上,眼前发黑,但是脸上一点妥协的表qíng都没有,充满倔qiáng的眼睛盯着他,毫不示弱。

    陆敬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神态竟然有些温柔,他抬起手来,顺了顺陆榆的头发,然后问她:你是不是很怕狗来着?

    陆榆头皮发麻,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她的心头,她颤颤巍巍地点点头,回答他:是我是很怕狗。

    他温柔地笑了笑:前几天,我朋友送我一只藏獒,现在在后院放着。我一直都没有去训它,不然你试试?

    陆榆惊恐地瞪大了眼睛,不停地摇头。

    她本来以为,陆敬生气之后顶多就是在g上折腾她一番,过分一点就是用手铐项圈之类的,其实这些她慢慢地习惯之后,也没有觉得害怕。可是这次,他竟然会想出这么变态的方法。

    陆榆怕狗。特别怕。小时候,孤儿院的院长在门口拴了一条特别大的狗,是什么品种她已经不记得了,她只记得自己那个时候和孩子们嬉戏玩闹的时候,那条狗挣开了链子,直接将她压倒在地,在她的腰上咬了一口,如果那个时候不是有过来的义工把她救出来,大概她会活生生地被狗咬死。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yīn影一直在陆榆心中留存了很多年。她并没有和太多的人说过,陆敬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他曾经提过要给她买一只宠物狗玩,被她拒绝了,她将自己小时候经历的事qíng说了一遍,然后不断地qiáng调自己怕狗。陆敬也就没再提这个事儿。

    陆敬似乎很喜欢看到她受惊的表qíng,她越怕,他的声音就越柔和,甚至带上了宠溺,他将手覆到她脸颊上,指腹滑`过她的肌`肤,和自己害怕的东西呆在一起,这样的教训可能比较深刻一点。至少比跟我上`g深刻多了。他顿了顿,思考一阵之后,继续说道:今天晚上,你看了他几眼?因为他拒绝了我几次?还记得吗?

    陆榆勉qiáng地摇摇头,气若游丝地回答他:不不记得了。

    好像我也不太记得了。陆敬做出遗憾的表qíng,那我就少算一点吧就当你拒绝了我三次。那你去后院的笼子里,和那只我朋友送我的藏獒呆三天。怎么样?

    我不要陆榆这声直接把嗓子吼得哑了,我错了,我保证以后

    没等她说完,陆敬就慢悠悠地开口,像是没听到她的乞求似的,他的语气轻快极了:三天是有点少了么?那呆一个礼拜,如何?

    我、我没有陆榆还在做最后的挣`扎:我可不可以不去?

    当然不可以。陆敬轻浮地拍拍她的脸颊,不给你点儿教训,你怎么能记清楚自己到底是谁的人?不给你点儿教训,我怎么能保证你不会背叛我?

    这笔jiāo易,我不做了,行么?陆榆神色疲惫,我马上就从你这里搬出去,以后我们再也没有关系

    由不得你。陆敬目光凛冽,用力掐着她的下巴,警告她:你应该清楚,从一开始你就没有退路。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在的地方,你做的事qíng才是有意义的。懂么?

    我就当是我的宝贝撒娇了。他说完之后,又无所谓地笑起来:走吧,我亲手把你关进笼子里。

    陆榆阖上双眸,陆敬的声音在她耳边缠绕着,像是来自地狱的召唤,让她整个人陷入地狱的泥沼之中,再也无法逃离。

    那只藏獒大概有一米七,因为是刚刚送过来的,它对陆敬和陆榆都不熟悉,看到他们两个人过来的时候,不停地嗷嗷叫着,空dàngdàng的后院里,还有回声。

    陆榆吓得浑身发抖,连步子都迈不开了,如果不是陆敬一直扶着她往这边走,她大概早就晕过去了。

    它还在不停地叫。

    转眼间他们两个人已经走到了笼子边,陆敬是什么都不怕,即使藏獒叫得这么厉害,他还是轻而易举地打开了笼子,不顾陆榆的挣扎,直接将她塞了进去,然后用最快的速度锁好。

    好好呆着,三天之后,我来接你出去。他丢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陆榆撕心裂肺的吼叫声也没能让他回头,陆敬一向是这样,他心够狠,没有什么事qíng、什么人能让他有于心不忍的感觉。

    何况,今天陆榆是真的将他惹怒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看到她用那种眷恋的眼神看着陆离的时候,他简直恨不得上去一枪将陆离毙了,让他永远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也让陆榆死心。

    可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他的计划还是不够jīng细,很多细节上的资料还没有准备好,虽然韩枫会时不时给他送来公司的财务报表,他也能发现漏dòng,但是光凭这些,还不足以将陆离扳倒。

    激励着陆敬扳倒陆离的动力,就是陆岷的那句话。

    陆岷曾经对陆敬说:儿子,等我们父子两个人将公司赢回来之后,你想怎么处置陆离都可以,爸给你担着。

    这个条件,才是最大的诱惑。其余的,他不在乎。

    陆敬从来没有好好考虑过自己对陆榆究竟是怎样一种感qíng,可是他对她的控制yù一定是超qiáng的,他绝对不允许陆榆在没有得到他应允的qíng况之下擅自做什么决定。

    哪怕就是要出门,也得先和他汇报。

    **

    笼子很大,陆榆不停地向后退,蜷缩在角落里,惊恐地看着面前的藏獒,它的眼睛异常得亮,似乎是看到猎物之后的兴奋。陆榆死死地咬着唇,一直到嘴里有了腥味之后才放开。

    藏獒在一点点地靠近。

    她已经没有地方可以躲,它走到她身边,低下头在她身上嗅了嗅,然后伸出舌头来舔了舔她的脖子。

    陆榆连呼吸的胆量都没有了,一直屏着气息,直到它在自己身上舔了个遍之后,她才敢大口大口地换气。

    今天是第一个晚上,陆榆连觉都没敢睡,半夜的风chuī过来,冷得她打哆嗦,她嘴唇发白,整个人蜷缩在笼子里,一动不动地盯着已经睡着的藏獒,生怕它醒来对自己不利。

    她真的没想到陆敬会用这么残忍的方式来惩罚她。其实她一点都不愿意看到陆离,可就是忍不住,她听别人说过,眼神永远跟着心动,不经意间,就会bào`露自己的心之所属。

    她可以装得很乖、很听话,无论陆敬提什么要求都答应他,可就是忘不了陆离。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