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甚了了 - 第5页 你那么媚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你讨厌陆榆佯装害羞地埋头到他的宽阔的胸膛之间。

    旁边的陆离和宁翎就这么看着两个人亲热的互动,宁翎能明显地感觉到,他握着自己手腕的手在不断地收紧,最后弄疼了她,她忍不住弱弱地开口,学着陆榆的腔调:哥,你手抓太紧,弄疼我了

    陆离没有反应。眼神一直停在正在调qíng的两人身上。宁翎只好继续喊他:哥

    哥。唔这一声下来,她还没反应过来,陆离就已经转过头来吻住她,比之前的吻都要凶悍,在宁翎的印象中,他对自己一直都是小心翼翼、视若珍宝,连吻的时候都带着珍惜和膜-拜,根本不会像现在这样,带着如此浓厚的掠`夺意味。

    哎,那这张沙发就留给你们两个了。哥,这沙发宽,随便你怎么折腾。陆敬看到吻在一起的两个人,得逞地笑了笑,然后搂着陆榆站起来,走到了角落里的另外一张沙发上。

    陆离的唇还停在她的唇上,舌头不安分地探`入她的口中,勾着她的舌头一起翻搅,宁翎的眼睛一直睁着,目光一直停在陆敬和陆榆在的角落。

    专心点乖。陆离看出了她的分心,抬起一只手来,扣住她的头,含混不清地命令她。

    对,要专心点宁翎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

    现在,她是陆榆,不是宁翎。她要好好呆在他身边,等着他身败名裂,然后她就自由了。

    **

    包厢里的灯光昏暗,陆敬看不清楚陆榆脸上的表qíng,但是抬起手来摸她的脸时,触到了一丝湿`润,他的怒意瞬间被激起来,揪住她的头发,qiáng迫她抬起头来。

    你现在,是在为了他哭?他眸中闪动着残忍的光,现在你为他流多少泪,以后我就让他流多少血。

    不要陆榆下意识地出声哀求他,我没有哭,只是刚才喝酒喝多了,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qíng绪,我错了,我不会再这样了

    她到底是不忍心,可是既然已经踏上这条路,她根本没有办法回头,陆敬绝对不是会轻而易举放她走的那种人。

    你每次认错倒是挺快的。陆敬微凉的手指停在她颈`间的动脉上,用力摁住,可是怎么每次都不长记xing呢?是不是认错越快,犯错也就越快。

    还是,你觉得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原谅你?嗯?陆敬不给她回答的时间,就已经替她下了定论:好像我之前,真的是对你太好了你是不记得我以前什么样子了?

    没有!!陆榆咬牙,说道:这是最后一次了,请你再相信我最后一次。我不会再想他了,永远都不会。

    好。我可以相信你。陆敬点点头头,然后残忍地勾起嘴角:前提是,你要怎么证明你的诚意?

    我懂了陆榆闭了闭眼睛,然后再睁开,刚才的脆弱与隐忍早已经全部泯灭,留下的,只有妩媚和娇美,她将手臂环上他的脖子,然后两`腿`分开,姿`势暧昧地坐到他身上。

    陆敬说过,他最喜欢女人在他身上这么坐,因为无论gān什么,都很方便。

    在xing这个方面,他的确很会玩,也不乏经验,可是陆榆,是第一个,让他有玩一辈子这种想法的人。

    陆榆将自己的唇贴上他的,两只手□他浓密的发丝中,在他的头皮上用力摁着,指尖还有些颤`抖,她的唇很热,他的很冷,陆榆伸出舌头来,缓缓地送进了他的口中,细致地舔`舐着,刷过他口中的每一个角落。

    她这样一个简单无比的吻,就在陆敬下`腹掀起一阵燥`热,胯`下的yù`望急速膨`胀,顶`在她的腿`间,隔着布料,抵`着她的入`口处。

    陆榆好不容易看到他满意的表qíng,急急地从他唇上离开,之后便不知所措。每次,他说让她取悦的时候,陆榆都是用这个方法,之后他就会化被动为主动。

    可是今天,大概因为对面坐着的是陆离。陆敬并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她。

    继续,衬衫的扣子解开。陆敬哑着声音吩咐她,眼中满是yù`念。

    陆榆近乎屈`rǔ地点了点头,然后颤颤巍巍地将手放在他衬衫的扣子上,动着手指开始解。没一会儿,他的扣子就如数被她解`开,陆榆看着他健硕的胸膛,突然就想起了陆离。

    他们兄弟两个,真的是有很多地方相似的。她记得,陆离的身材,也是这样。

    qíng不自禁地将自己的唇贴到他的心口处吻了一下,陆榆环住他的腰,靠在他胸前。

    就这样了?陆敬低沉的声音传到她耳中:再往下呢?这里呢?说着,他已经抓起她的手,放在了自己坚`硬热`烫的yù`望之上。

    来,摸摸这里,看看是我的大,还是他的大

    陆榆从来没有用手碰过他的这种地方,突然间触到,她本能地想往回缩,可是陆敬抓得很紧,她动都动不了。

    感觉到她的抗拒,陆敬又威胁她:你永远都记不住我说的话?嗯?那我现在重复一遍给你听吗?

    你想让他落到我手里之后,生不如死么?陆敬继续问她,看到她惶恐的表qíng之后,将垂下头来看着自己腿`间,给我脱。

    好。陆榆咬了咬唇,眼神中带了些绝望,她将手放到他的皮带上,啪嗒一声,皮带解开,她将手从他的腰间伸进去,一把握住他硬邦邦的、肿胀的根部。

    陆敬舒服得头皮都在发麻。

    陆榆根本不敢低头看自己的手,目光一直望着陆离和宁翎的方向,突然,陆离像是感应到什么死的,回过头来。虽然包厢里暗得可以,可是,他们两个人的目光,还是撞在一起了。

    陆离是男人,而且他一向知道陆敬的癖`好。可是,看着这张和陆榆一模一样的脸,被陆敬如此亵`玩,他心里怎么就这么不舒服呢?

    陆敬睁开眼睛之后,就看到了她眼神飘忽不定地看着前方,他冷哼了一声,抬起手来,摁着抓着她的脖子,将她的头摁到了自己的腿`间。

    陆榆被他这个动作吓了一跳,原本抓着他腿`间硬`物的手猛地放开,那根直挺挺`立着的玩意儿就碰到了她的脸上。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宝贝,你真让我失望。

    这话,他说得很温柔,可是陆榆知道,他又生气了。她知道他生气的后果是什么,在和他一起做这种事qíng的时候,他一直都很忌讳提陆离。何况她刚才和陆离对视了那么久。

    陆榆现在脑子里只有三个字:死定了。

    那你到底要怎么样?既然她已经知道了结果,反正再怎么挣扎都是无用的,不如趁机发泄发泄自己的不满:你让我取`悦你,我已经取`悦你了。当初你说你迷恋我的身体,我也都给你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这不就是你想要的么?

    你觉得我不恨你么?陆榆抬起头,毫不畏惧地看着他,一字一顿:我有多恨他,就有多恨你。

    终于说实话了啊陆敬笑得像个没心没肺的孩子,他掐住她的下巴,我知道你恨我,我一直都在等你说这句话。

    你恨我,还是得每个晚上做我的枕边人。他在她唇上吻了一口,丝毫不在意她厌恶的表qíng:宝贝,我不止要征服你的身体,还要征服你的心。

    你、做、梦。陆榆咬着牙,愤愤不平地回答他。

    嗯,我也觉得我在做梦。陆敬表qíng还是一贯的玩世不恭,扣住她的腰将她放到一边,然后开始整理自己的衣物。

    陆离没有听清楚他们两个人的对话,但是坐在不远处看着,知道他们两个人大约是吵架了,而他旁边的宁翎,也看见了这一幕。

    哥他们是吵架了吗她揪住他的衣角,柔弱又害怕的样子,大概是个男人就会心疼。可是,陆离总觉得,她现在的脆弱和惶恐,像是装出来的。

    最近,他的脑子里时常冒出这样的想法,但基本上每一次都是自我否定了的,他爱她,自然会给她百分之百的信任。绝对不会因为疑心伤害她一分一毫。

    陆敬很快就收拾好自己,然后拉起陆榆来,迈着大步朝门外走去,一点都不在乎跌跌撞撞的陆榆,一个招呼都没有和陆离打,就摔门而去。

    哥我害怕宁翎扑到他怀里,我现在看到陆敬就害怕,总是会想起以前的事qíng,哥,求你了,以后不要让我再见他了,求求你了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