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甚了了 - 第4页 你那么媚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她松了口气,然后回了自己的卧室。躺在g上,她觉得疲惫不堪,今天中午那顿饭吃得真够煎熬。陆榆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书房。

    陆敬看到自己安cha在陆离身边的韩枫给他发来的数据,公司的业绩,还有一部分的股东名单,陆敬之前从来没有研究过这些,但他好歹也是学金融毕业的,这些东西最起码还看得懂,只是需要费些脑子罢了。

    之前他从来不曾管过公司里的事qíng,因为他没有想过陆离有一天会将他老爸都扳倒,陆敬很孝顺,看到陆岷不甘心的时候,他就对他发誓,一定帮他将整个公司都抢回来,让陆离一无所有。

    说白了,陆榆只不过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他清楚地知道陆榆在利用他,但转念想想,彼此利用或许才是最安全的关系,一条绳上的蚂蚱,休戚与共,一个倒霉了,另外一个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所以他当初费了那么大的力气,瞒着陆离,将陆榆救了出来,不惜动用大笔手术费将她起死回生,只是想把她收为己有。

    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他觉得自己对陆榆越来越在乎,看到她为陆离伤心难过的时候,他总是愤愤不平,嘴上不停地对她说着损话,将陆离做过的伤害她的事qíng一件件细数出来,是在提醒她,也是在提醒自己。

    他终究不能忘了将她留在身边的目的,也不能对她动真感qíng。

    女人从来就是靠不住的,正是因为她们心软,所以别人一说好话,她们就会被牵着鼻子走,况且还是陆榆这种近乎单纯的人。

    在陆敬看来,jiāo易,远远比感qíng靠得住,在利益的保护下,他们之间的关系或许才会坚固。

    他放下手中的钢笔,揉了揉眉心,中午没有睡觉,看资料看久了有些头疼。

    恍惚间他听到有敲门声响起,以为是自己的幻觉,这屋子里除了他就只有陆榆,陆榆睡觉去了,还有谁会敲门?

    他继续拿起笔来,准备算术。

    敲门声在这个时候又响起来,伴随着的还有陆榆小心翼翼的声音:你在里边吗?我给你热了杯牛奶。

    进吧。陆敬心里有些暖,看到她端着杯子走进,他朝着桌子努了努嘴,示意她将牛奶放上去,陆榆点点头,然后听话地放了上去,话都没来得及说,就被他拽到怀里了。

    今天怎么这么懂事了?陆敬邪笑着在她脖子里吮了一口,以后都这么乖就好了。

    嗯。陆榆被他抱在怀里,头皮发麻,但是还是点点头。

    哦,对了。陆敬说,今天中午你走得太急,我哥说了,晚上和几个朋友出来玩,让我带着你一起去。

    你们两个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陆榆有些纳闷,在她记忆里,陆敬和陆离一直都是老死不相往来的那种,怎么现在反倒这么亲密了?

    那是当然了,我现在只是公司里的一个小职员,对他能造成什么威胁?陆敬不以为然,况且我们两个有血缘关系,这个是怎么都剪不断的,现在我落魄了,他不该照应着我点儿么?

    呃陆榆听得有些头晕,光想到今天晚上要面对陆离和宁翎,她就开始莫名地烦躁。

    不知道是不是陆敬故意在整她,屡次三番地这样对她,不停地让她看到陆离对别人好,陆榆知道他这是在变相地警告自己,警告她现在已经有人取代了她的位置,除了他身边,她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呆了。

    我那天给你带回来的橘色口红,你是不是还没有涂过?陆敬的目光落在她的唇上,悠悠地开口问道。

    没我平时不太喜欢化妆的。陆榆小声对他解释,之后又急着说道: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就学着化好了。

    嗯,我喜欢看女孩子化妆。陆敬抬起她的下巴,火热的气息呵在她的唇上,尤其是你这种,外表清纯,骨子里骚媚的。

    现在已经快五点了。陆榆转移话题,他有没有说晚上几点出去?不然我现在就去化妆吧,我不太熟练,动作有点慢。

    嗯,七点半见面,夜店呢。陆敬放开她,让她从自己腿上下来。

    陆榆刚下去,陆敬就觉得自己的腿发麻,不舒服得厉害,他皱了皱眉,问道:我最近是不是把你喂胖了?

    陆榆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子,没、没有吧

    胖点也好,就是不知道胸长了没有。陆敬说着抬起手来,覆上她的胸,随意地掂了几下,然后满意地收回手,好像真的大了。

    你去整理你自己吧,这边还有点资料没有看。陆敬朝她挥挥手,看着陆榆红着脸羞赧的表qíng,声音冷了几分:十秒之内,你不走我直接在这里办了你。

    她如释重负,赶紧小跑着走出了书房,关上门之后,陆榆还是气息不稳。

    陆榆总觉得自己和陆敬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之后,渐渐地开始习惯他过分的举止,比如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她任意亲吻甚至抚摸,开始她真的没法忍受,但时间长了,也就没有什么感觉了。

    反正又不是没有和他做过。陆榆就是抱着这样破罐子破摔的想法,一直在陆敬身边呆着。

    **

    哥,你看我这样穿行吗?宁翎站在镜子前照了照,然后转过身子,一脸期待地看着陆离。

    一件粉红色的蕾丝裙,穿在她身上将她的气质衬得更纯,陆离在她满脸的期待之下,重重地点了点头,对她说:你穿粉色一直好看。

    哥喜欢什么我就穿什么,好不好呀?宁翎笑着将手缠上他的腰。

    这次陆榆回来,陆离总觉得她有什么地方变了,可是若要他说,他还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感觉不对,他觉得以前的陆榆不会这么从容,她是个小姑娘,单纯至极,qíng绪不可能像眼前的女孩子一样拿捏得如此jīng准。

    jīng准到就像是受过培训一般。

    陆离再次低头,看着面前这张白皙天真的脸庞时,又暗叹自己神经过敏,陆榆怎么说都是经历过一场生死劫难的人,怎么能要求她和从前一模一样?

    陆离从来没有问过她这九个多月去了哪里,也不忍心问,现在的陆榆,开开心心的,他觉得这样很好,那些伤人的往事,也不需要再提起。

    低头吻住她的唇,陆离的动作很轻,就像是护着自己最珍贵的宝贝,宁翎抬起头来迎合着他,手臂缠上他的脖子,将自己的唇更进一步地送到他口中。

    以后再也不要离开我了。放开她的时候,陆离低低地说了一声,话语间竟然有些哀求的意味。

    失去她的滋味有多苦涩,他今生不想再尝第二次。

    作者有话要说:  不要吐槽陆敬的车!!因为这个我已经被吐槽很久了雪佛兰怎么了!!雪佛兰也有越野的!!样子也不错的好不【够了

    T T我不断安慰自己是你们没看到我开坑 或者是晋江太抽了

    ╮(╯▽╰)╭好吧,现在出现的都是真爱!!!嗯然后真爱们,告诉我,今天要不要双更?用花花鞭策我怎么样~~

    我才不会说我最喜欢花花呢~~【捂嘴

    5第四章

    第四章

    说是朋友聚一聚,其实只有他们兄弟两个人,陆敬来之前就知道是这样,所以才会把陆榆带过来,现在,他们四个人就在一张沙发上坐着,陆敬故意让陆榆坐到自己和陆离中间,然后不停地给陆榆倒酒。

    从开始进来的时候,陆榆就知道,今天晚上又是一场煎熬。尤其是在陆敬将她和陆离安排得坐在一起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滞了。

    熟悉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将她拖入了那段年轻纯真的岁月里,她爱得那么辛苦,而他则对她视而不见,每一次都在提醒她认清楚自己的身份,提醒她不要僭越。

    来,你不是最喜欢喝gān白了吗。陆敬将高脚杯举在陆榆眼前,示意她回神,然后在旁边的陆离和宁翎的注视之下,眼神暧昧地看着陆榆,见她不为所动,索xing直接将杯子放到她嘴边。

    越来越娇气了,喝个酒都要我喂你。陆敬低低地笑着,陆榆却从他的笑意中听出了些警告的意味,赶紧张嘴,啜了一口酒,然后柔媚地对他一笑,软糯着声音对他说:你喂我喝的才有味道。

    哦?陆敬将她拽到自己怀里,然后掐着她的腰,让她跨坐到自己身上,邪气地笑了笑:那你喜欢我喂你哪里?上面还是下面?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