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路的桃 - 第217页 长官矜持一点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直到临近傍晚,韩熠昊才放过她,倒不是他大发善心,而是他们的宝贝儿子快回家了。

    爸爸、妈妈!厚重的实木大门一被拉开,一名漂亮得让日月都为之失色的小男孩迈着小胖腿,哒哒哒哒地跑了进来,熟门熟路就往二楼跑去。

    辰辰,跑慢点,小心摔倒。岳青菱跟在孩子身后,拎着小书包,边小跑边叮嘱着,韩曜辰虽然才两岁,但动作却很迅速,以至于岳青菱都追不上他。

    爸爸、妈妈!小家伙连跑带爬地很快就上了楼梯,因为没在大门口见到迎接自己的父母亲,聪明的他立即猜到父母一定是躲在卧室里,所以他边爬楼梯还不断大声呼唤,宣告自己回来了。

    宝贝,别睡了。韩熠昊温柔地搂着怀里的妻子,在她耳边轻声提醒道,儿子回来了。

    从善才睡了一会儿,很是困顿,然而一听到儿子两字,意识到现在正是儿子到家的时间,顿时从迷糊中惊醒,听到儿子那奶声奶气的声音,立即想下g,然而她刚一抬手,就觉得浑身酸痛不已,别说下g了,她现在连坐起身都不太容易,恼怒的她瞪着眼前那一脸满足笑意的罪魁祸首,声音还带着一丝沙哑,骂道:看你gān的好事!

    那一记刀子般的杀人目光在他眼里却有着无限娇柔羞涩,他爱惨了她娇弱无力的模样,尤其这还是他造成的。

    大大地啵了一下爱妻,他将她扶起来,腰后塞了个软垫,再将他早就替她穿上的衣服整理了下,就起身去开门。

    小家伙胖胖的小手刚拍在门上,房门就被打开了,穿着英伦风的小西装,脖子上还系着同色系的小领结,韩曜辰抬起小脸,那稚嫩却漂亮得惊人的五官和韩熠昊有着**分相似,不过皮肤白白嫩嫩,眉毛和眼角也更像从善,笑起来弯弯的,帅气中又带着丝丝可爱,难怪是被整个家族捧在手心里的宝贝。

    小家伙仰望着他那英挺不凡恍若神祗的爹,脆生生地喊了句爸爸。

    恩。韩熠昊的心脏瞬间就柔软了,揉了揉儿子柔软的头发,弯下腰把小家伙抱进了屋。

    辰辰。从善见到宝贝儿子,唇角弯弯,眼眸亮亮,笑得好不温柔美丽。

    她坐起身子,从韩熠昊手里接过儿子。

    韩曜辰小朋友见着妈妈,立即兴奋地扑进母亲怀里,撒娇地蹭来蹭去,软软糯糯地唤道:妈妈,辰辰今天好想你。

    从善听得像吃了蜜糖一样甜,这才一天没见,儿子就想她了,这教她如何不感动,于是在儿子嫩嫩的脸蛋上亲了又亲,温柔地说道:妈妈也想辰辰。

    男孩子怎么这么爱撒娇,你别太惯着他了。韩熠昊有些吃味了,也不知是不是母子连心,这小子从睁开眼睛起就很黏从善,尤其爱窝在她怀里撒娇卖萌,对他这个父亲就从来不会说辰辰想爸爸了之类的话。

    本来韩熠昊对全家上下溺爱韩曜辰的种种行为是极为不赞成的,韩家男人是天生的军人,应该酷、帅、稳,而不是被宠得像个小姑娘一样,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想当初他小时候,可都是在拳头和棍棒下磨练出来的,哪像这小子这般金贵。

    但他这样想,其他人却不这样想,尤其是岳老爷子和岳青菱,等待这个重孙和孙子那是等待了太久,怎么可能不当成个宝贝疙瘩,就算小家伙想飞去月球,估计岳家父女立马就会买艘航天飞机。

    而且岳老爷子发话了,叫他们要给韩曜辰充分的成长自由,不能现在就替他规划好人生轨迹,换句话说,那就是岳老爷子还没死心,韩曜辰不愿从商,那就希望韩曜辰长大能继承衣钵。

    鉴于岳老几十年来从来没向这个家提出要求,所以韩长轩还是很重视岳父这个要求的,不过韩老爷子却炸毛了,直嚷着家族传统不容更改,韩曜辰长大必须得报效国家。

    两名老人坚持己见,都不肯妥协,吵了一年还是没争出个所以然来,一气之下,两老选择了一个不太科学但相对公平的方法通过抓周来决定!

    虽然两家人都颇有些不以为然,纷纷质疑孩子那么小,能抓出个什么来啊,再说,等他长大了,说不定兴趣又会改变。

    但两家家主在斗气,听不得旁人多说,一致表示,这个决定不容更改。

    于是在韩曜辰小朋友举行周岁抓周仪式时,无数双眼睛都眼巴巴地看着他,看他究竟会选择哪一样。

    胖乎乎的小家伙当然不明白这仪式关系着他的未来,更不明白两位太爷爷为何看上去都那么紧张。

    骨碌碌的眼珠转了转,小家伙很快就被满地的新鲜玩意吸引去了注意力。

    韩曜辰小朋友虽说是早产,但遗传到了父亲优良的基因,小身板很是结实,长得也比同龄的小朋友快,三个月就能爬,六个月就能一拐一拐地学走路,七个月就能把家里的长辈称呼喊得清清楚楚了。

    小家伙迈着短短的小粗腿,左看看、右瞧瞧,突然看到正中央那最大的物什一柄长长的玩具枪,立即眉开眼笑地跑过去,费力地拖到了一旁。

    韩老爷子立即给了岳老一个挑衅的眼神,似乎在说:看吧,这才是韩家的好儿郎。

    然而,韩家人还没高兴太久,小家伙又被旁边那金光闪闪的玩具算盘吸引了,扔下枪,笑着将算盘抱进了怀里。

    岳老这下高兴了,马上回了韩老爷子一记得意的目光,反击道:笑到最后才是赢家。

    然而,岳老也没有笑到最后,因为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屋内的所有人都大跌眼镜,小家伙把算盘拖到长枪旁边放下,又将地毯上的其余东西几乎都拖了过来,有书、有画笔、有玩具

    他是想当政治家啊!有人发出惊呼,顿时满屋一片安静

    言归正传,韩熠昊虽然对家人教育儿子的方式颇有微词,但从善生韩曜辰的时候太不容易,先是从楼梯上摔下昏迷不醒,又是大出血必须得立即剖腹产子,之后从善还遇到好几次生命特征不稳定的qíng况,整个生产过程简直是险象环生、步步惊心,韩熠昊在沙场上出生入死什么都打不倒他,然而在产房外面却吓得脸色惨白、浑身发抖,甚至还想着要是从善就这么去了,他也下去陪她。好不容易,折腾了一天一夜,孩子是顺利生出来了,从善却在ICU里躺了足足一个月,而那一个月里,韩熠昊舍不得把儿子jiāo给别人照顾,除了jiāo给奶妈喂奶外,其余的事qíng一概不假他人,一双握惯了枪支弹药、开惯了飞机坦克的粗粝大掌不太熟练地给小婴儿换尿布、擦身体,连医院里的医生护士都被感动了,直夸他是名难得的好父亲。

    所以说,韩曜辰实际上是韩熠昊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大的,韩熠昊对儿子不可谓不上心,嘴上的训斥只是出于严父的心理。

    而韩曜辰小朋友虽然一向被宠得天不怕地不怕,但对于不拘言笑的父亲还是有些怕的,小家伙虽然年纪小,但却比一般的孩童聪明很多,观察能力也qiáng,他早就知道每当他赖在妈妈身上时,爸爸就会找各种借口把他赶走,因此现在听到爸爸的话,更加用力地搂紧了妈妈,不让爸爸又把他给丢出去。

    感觉到儿子的害怕,从善瞪了韩熠昊一眼,护着儿子,说道:你别这么大声,吓着孩子了。

    这个家里就只有韩熠昊能看穿韩曜辰的小把戏,现下当然知道儿子又在博取同qíng,好留在母亲怀里,当他看到儿子的小手又搁在他最爱的那对宝贝上时,条件反she就把儿子的小手拉下来,沉着张脸训斥道:都几岁了?还这么爱粘人。

    爸爸,我下个月满两岁了。韩曜辰小朋友扭过脸来,认真地回答道,他那双眼睛像极了韩熠昊,都是又大又亮,一圈浓黑卷翘的睫毛镶嵌在深湛如海的眸子周围,比那天上的星星都更耀眼绚烂。

    从善扑哧一笑,她怎么会不知道自家老公是个醋坛子,就算是儿子抱她抱久了,也不愿意,而小孩子不懂这些,回答得还很认真,看着这一对父子,她就想笑。

    我还问你几岁了呢?跟个小孩子一样。从善白了韩熠昊一眼,嗔骂道。

    韩曜辰小朋友没听懂妈妈话里的讽刺,还很较真地纠正从善的话道:妈妈,爸爸不是小孩子,小孩子要上幼儿园,爸爸不用上幼儿园,所以他不是小孩子。

    听着这似是而非的解释,韩熠昊和从善都乐了,从善忍不住亲了亲儿子粉嘟嘟的小嘴,而韩熠昊则是老婆孩子各亲了一下,然后说道:我先带孩子下去,你收拾下等会下来吃饭。

    不,我要跟妈妈一起下去。韩曜辰小朋友早就蹬掉了小鞋子,钻进了被窝里,要和妈妈呆在一起。

    你先去吧,我待会带辰辰下来。从善也知道儿子似乎有点太黏她了,不过对这么个好不容易得来的宝贝,她也是疼爱得不得了的,恨不得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呆在儿子身边,不过某个qiáng烈要求二人世界的男人却是坚决不允许,借口男孩子要早点**,儿子才半岁就被扔到了小房间里去睡。

    见这一大一小窝在被窝里不出来,韩熠昊也不多说什么,正好他下去要找母亲谈点话,儿子在场反而不太好说,于是他俯身下来,亲了亲从善的脸颊,又小心眼地压低声音在她耳畔叮嘱道:不许让儿子摸你的xiong部,那是老公我的专属福利。

    从善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什么人呐,她刚生产的时候,韩熠昊借口她身子弱,营养不足,不让她喂母rǔ,给儿子请了专门的奶妈喂养,结果他自己倒不顾虑她营养不足,本该喂给儿子的全给了他,现在还好意思说这些不要脸的话。

    不过韩熠昊却没有觉得丝毫脸红,反而还说他和大哥小时候也是这么养的,儿子当然也不例外。

    从善这才知道原来独占yù还是有遗传的,不过拗不过他,也只能由着他去了。

    爸爸,再见。韩曜辰小朋友却不知道父亲那yīn暗的心思,还十分有礼貌地挥挥手,等着晚餐时间再相见。

    到了楼下,韩熠昊正想找岳青菱谈话,韩长轩却在此时到了家。

    作为军界中举足轻重的大人物,韩长轩的工作比韩熠昊还要忙,以前他很少回家,除了工作原因,还有就是家里人身处各地,就算他回到家面对的也是冷冰冰的空房子,所以长年累月,他也就极少回家了。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