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路的桃 - 第215页 长官矜持一点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你们快跑!张淑贤死死咬住安道宁的胳膊,后者一拳砸向她的脑袋,她头昏脑胀,却没有松手。

    妈!沈从如哭着大喊道,她的小腿被子弹击中了,一瘸一拐地跑过来,想救张淑贤。

    从善也跑了过来,然而速度还是不够快,只能眼睁睁看着安道宁朝张淑贤的额头开了一枪!

    妈!

    舅妈!

    两道惊呼声响起,安道宁狞笑着推开张淑贤的尸体,拿枪瞄准了从善。

    咚!沈从如用力撞在了安道宁的后背,而从善也擒住了他的胳膊。

    畜生,我要你偿命!沈从如见母亲已死,血红了双眼,拼命掐住了安道宁的脖子。

    放手!安道宁一脚踹向从善的肚子,从善立即躲避,脚下却踩到张淑贤流出的鲜血,重心不稳,身子往后倾倒。

    千钧一发之际,韩熠昊终于赶到了,然而当他踹开大门,却看到这样心神俱dàng的一幕。

    从善拉着安道宁,安道宁扯着沈从如,三人一齐滚下了楼梯!

    从善!韩熠昊飞速冲上前去,却只能目眦yù裂地看着从善从楼梯间滚落下来,当他接住她时,她只能捂住肚子发出虚弱的呼喊。

    我肚子好痛

    血,从她的身下蔓延开来,像墨般染黑了整片天地!

    韩熠昊抱起她,发疯一般往外跑去,像负伤的野shòu般,声音惊动天地:快叫救护车!

    

    美国著名批判现实主义作家欧?亨利,在他所著名的短篇中提到,人生是由啜泣、抽噎和微笑组成的,而抽噎占了其中绝大部分

    这句话钱少杰以前并不认同,然而当他看到那两个曾经坚qiáng如铁,如今却疲惫消瘦的男人时,才终于懂得了这句话的含义。

    门内

    王婷安静熟睡,她失血过多,又受到惊吓,如今陷入了昏迷。

    门外

    勾子铭双手合十,静静坐在长椅上,祈求上苍快点让她苏醒。

    门内

    从善脸色苍白,双眉紧蹙,已然昏厥了过去。

    门外

    韩熠昊木然地站在手术室外,拳头紧握,心痛如绞。

    谁也不知道命运下一步会是仁慈或是残忍,正如谁也预料不到,明天的明天,究竟会是什么模样

    <THEEND>

    ------题外话------

    我知道看到这里,亲们肯定都很急了,不过大家放心,本文不是悲剧。由于时间关系,正文就写到这里,留个悬念,他们真正的结局会放在番外里写,包括简介中的最后一个片刻,都会在番外里jiāo代清楚。至于真正结局在番外,大概会在12号左右上传!带给大家的困扰,桃子再次表示歉意!

    幸福靠抢不靠讲 番外 最初与最终

    韩熠昊,你给我说清楚!

    宽敞明亮的客厅里,突然响起哒哒哒急促的高跟鞋声,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怒气冲天的质问声,身着黑白制服、头发高高挽起的从善大步走向正中央正安然喝着咖啡的男子,手里攥着一张快被她捏碎的纸,略施薄妆的脸上此刻清楚地印着两个字生气!

    屋内的佣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段时间不时上演的闹剧,虽然他们不懂为何一向温和的少奶奶突然之间变得喜欢和少爷吵架,不过一个个却心领神会地悄悄退下,把空间让了出来。

    简洁gān练的职业套装将从善高挑完美的身材包裹得凹凸有致,那笔直修长的美腿、浑圆凸翘的美臀、纤细平坦的小腹还有越加丰腴的胸脯,喷火的身材完全看不出一丝她已生育了一个孩子的痕迹,反倒显得比婚前更加xing感迷人。

    而幸福美满的婚姻生活让她的肌肤越加光滑细嫩,像剥壳的jī蛋般,散发着淡淡的珍珠光泽,虽然没有打粉底,但那极好的皮肤底子再配上她本就jīng致到无可挑剔的五官轮廓,即使是穿着古板保守的套装,也充满着无法忽视的女xing魅力。

    正从报纸里抬起头看向她的韩熠昊自然注意到了妻子越加美丽的事实,实际上,结婚两年,他对她的热qíng丝毫不减,反而比当初更甚,每每看着她的眼神都炙热得像烈日般,充满了足以熔化岩石的热量和温度,所以韩家下人都知道,每当少爷回家时,大宅就得清场,因为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听见少奶奶发出的奇怪声音。

    若不是从善此刻的怒色,韩熠昊倒真想像往常一样直接掳起她扔到楼上的大g去,不过他知道现在的她有多生气,他要先让她灭火待会才能让她替自己降火。

    老婆大人,你要我说什么?长腿休闲地叠在一起,韩熠昊并未起身,只是放下手中咖啡,笑得极为风轻云淡。

    啪的一声,从善将手中的判决书和捏着的车钥匙一同扔在他面前,气愤地喊道:你yīn我,法院判定军婚不准离!

    韩熠昊似乎早已料到她会找他来闹,既不恼火也不慌张,反正他的目的就是让她白跑这一趟,认清他们的婚姻xing质。

    他站起身来,叹了口气,唇角笑容却越发扩大,无奈地答道:亲爱的警长夫人,军婚不能离,这是常识啊!

    从善瞧出了他眼底如狐狸般的狡黠,越发肯定这家伙是故意的,故意不阻止她申请离婚,故意让她白跑一趟,故意看她笑话,于是她更加觉得怒火中烧,气得想掐死眼前这个小人得志的男人,她大吼道:你个混蛋!当初我们说好是协议结婚,我随时有离开的权利,你不能阻止!

    抱歉,军用物资一旦征用,恕不退货!韩熠昊一把将她搂入怀里,仍然是轻笑着,不过话语中的意思却表明此事毫无商量余地。

    你坏蛋,就知道算计我、欺负我!从善气不过,用力捶打了他几下,虽然知道对他来说无异于挠痒痒,可她就是想发泄出心中的不快,她一边捶一边委屈地骂道,你们全家都没一个好人,都欺负我!我知道我势单力薄,嫁入韩家是高攀了,所以人人都可以给我白眼,给我气受。但泥人也有三分脾气,大不了我不当这憋屈少奶奶了,我退出,我离开,把这位置空出来!

    不许胡说!听见她越说越离谱了,韩熠昊忍不住打断道。

    然而他稍稍重了一些的语气,在她听来就变成了呵斥,从善本就一肚子火气,又被他这么一吼,顿时委屈得眼眶都红了,差点落下泪来。

    她气得用力推开他,大声说道:我知道你现在是越看我越不顺眼了,反正这家里也没一个人喜欢我,那好,我也不在这里碍你们的眼了,今天就搬走!

    韩熠昊知道又把她的qíng绪点燃了,不敢和她硬碰,立即堆起笑脸,搂着又哄又框,赔礼道歉道:老婆大人,我错了,不该对你这么大声,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

    不好!从善余怒未消,不肯轻易接受他的道歉,吵着又要推开他。

    这两年,她的xing格变得和以前很不一样,时而睿智冷静,时而又像个孩子般无理取闹,所有人都知道,那像不定时炸弹般的罕见遗传病终于在她身上显现出来了,所以,她身边的人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她的qíng绪,不敢让她受到刺激,生怕她的病qíng会恶化。

    然而,这群人当中却不包括一个人,那就是从善的婆婆,韩家的当家主母岳青菱。

    也不知岳青菱是故意想刺激从善亦或是想赶走从善,自从善生下孩子后,岳青菱对从善的态度就一直冷冰冰的,二人虽没有太大的矛盾,但隔一两个月,岳青菱就会让从善感到不快,从善开始是生闷气,连韩熠昊也不告诉。可没过多久,岳青菱借口照顾孙子,搬来了和他们一起住。从善当然不愿,但又不好明说,免得再被韩家那一大家子数落。韩熠昊也不愿,但考虑到从善经历过艰难的生产过程后身体一直不太好,自己工作繁忙没有时间照顾她,而岳青菱又保证会好好对待从善,思来想去,在外公和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他才勉qiáng同意了,同时他也希望,通过朝夕相处,能让母亲和从善接纳彼此。

    但这个目的显然没有达到,自从三代同住后,岳青菱对孙子倒是尽心尽力,呵护有加,连她一向最重视的生意也丢给助手很少过问,一门心思扑在这个来之不易的孙儿身上。不过对待从善,她却一如既往地摆出她那高高在上的姿态,诸多挑剔,弄得从善心qíng郁结,从最初的百般忍让到后来的出言不逊,两人常常闹得不欢而散。

    韩熠昊提醒过母亲很多次,从善的病qíng不稳定,让她不要刺激她,然而岳青菱却很不以为然,更认为既然从善有病,那就更不适合照顾孩子,孩子jiāo给她是最好的选择。

    韩熠昊怎会不明白她那点心思,以为两年期限一到,就能bī走从善了,他冷笑着告诉她,如果她们实在无法和平相处,那他就带着从善和孩子回军区,白天请保姆,晚上他自己照料,总之,孩子绝不会离开他和从善半分。

    岳青菱虽然很生气,但也明白儿子说得出就做得到,她本想有骨气地回美国,但实在舍不得可爱聪慧的孙儿,挣扎了半天,终于向儿子保证,不再故意让从善受气。

    然而岳青菱的保证,却隐含着另一层意思,她自己不让从善受气,却不代表别人不让从善受气。

    所以,岳青菱通过其他人和其他途径,不断向从善提醒暗示她有多么配不上韩熠昊,也根本不够格当一名称职的母亲,为了大家好,她最好有点自知之明,趁早离开。

    就是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从善的脾气才越来越yīn晴不定,这几天才吵着闹着要离婚,不当这人偶少奶奶了。

    韩熠昊工作忙,自然没有那么多jīng力处理家中之事,其实他也知道,就算没有岳青菱的煽风点火,从善内心也是自卑的,觉得配不上他的,所以她千方百计找借口同他吵架,无非是想让他厌烦她,进而同意她的离开。

    对这傻丫头的这些傻心思,韩熠昊dòng若观火,所以他一直惯着她,宠着她,任她再怎么胡闹也不生气,就是等着有一天她能自己看清楚,无论她变成何种模样,他对她的爱都不会减少半分,更不会放开她的手。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