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路的桃 - 第9页 长官矜持一点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然而,他接下来的话,让学员们的心再次沉入了深渊。  四人一组,先进行三个小时的场地训练,速度不得低于40迈。明天早上四点,准时在这里集合,开车到盘山拉练。不合格和迟到的人自动退出。现在开始训练!

    一声令下,学员们自动分组,坐上越野车,丝毫不敢懈怠开始了紧张的练习。

    白天加夜晚下来,不下百人退出集训,淘汰率高达30%,创了维和警察受训以来单日淘汰率最高纪录,也为韩熠昊赢得了魔鬼教头的称号。

    巧合的是,沈从善的车上坐着的教官又是韩熠昊,这让她极为火大,因为某人一直不断批评她犯的各种错误,简直比苍蝇还惹人厌。

    踩离合、换挡、加速、拐弯!速度太慢!扣五分!韩熠昊眉头紧皱,冷冷说道。

    沈从善真想把他扔下去,再用不低于140迈的速度从他身上碾压过去。

    呲!沈从善突然停车,一本正经地说道:报告长官,本人资质愚钝,请您先做个示范,好让我们明白应该怎么做。当然作为教官,您应该以更高更严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我们的速度不低于40迈,您的就应该不低于80迈,对吗?

    车上另外三人脸色都变了,这两人又杠上了,这种路况还开80迈,他们可不敢坐。

    小沈同车的人刚想劝解。

    韩熠昊却欣然接受了她的挑衅,好,你坐到副驾驶上。其他人下车,从外面观摩学习。

    叫她留下,却让其他人下车,说什么从外面观摩,摆明就是整她。

    其他人听到,松了口气,他们才不想陪这两人疯。

    好。沈从善答应得也慡快,两人迅速jiāo换位置。

    抓紧。韩熠昊好心地提醒道。

    沈从善却冷哼一声,我会严格督促你的速度,请长官不要让我们失望。

    韩熠昊闻言,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也不再说话,大脚轰下油门,越野车以高速度瞬间冲向陡坡。

    车下的人齐齐捏了把冷汗,看着绿色的车辆像脱缰的野马般,在S型陡坡上疾驰,每在大型转角处,似乎都有翻车的危险。

    然而,车辆还是在众目睽睽下安全着陆了。

    16秒。韩熠昊看了看时间,淡淡说道。

    沈从善不说话了,她的右手还拉着把手,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她刚才用的时间是1分6秒,这家伙比她快了不止一倍,由此可以想象,刚才沈从善坐在上面,简直就和坐云霄飞车没两样。

    你赢了。憋了半天,沈从善不得不承认他的驾驶技术的确高超。

    我要的不是你的服输,而是认真练习,你的水平还太差。韩熠昊毫不留qíng地训斥道。

    姓韩的,我说你够了吧,你摆明就是公报私仇。我的水平差?那其他人算什么?再说了,我的速度也算达标了,你开得快又显摆什么?你以为开赛车啊,小心早晚翻车。沈从善看也不看他,嘴里却争锋相对。

    注意你的语气,就凭你对教官这种态度,我就可以立马让你走人。韩熠昊转头看着她,目露威胁。

    你也要值得尊重才行。沈从善才不怕他,你要敢滥用职权,我就去军区投诉你。

    投诉我什么?开除一个不合格的学员?还是他突然俯身拉近两人距离,语气轻佻,那天轻薄了沈警官?

    想起那天的事,沈从善又气又恼。

    她扭过头来,正yù发飙,却突然发觉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得呼吸可闻。

    男人浓烈的阳刚气息灌入鼻腔,她惊得瞬间贴向车门,条件反she就喊出:离我远点!

    ------题外话------

    不涨收的日子真的好绝望~

    014 对你有兴趣

    韩熠昊顿时发出一阵低笑,他颀长的身躯微探,像一只蓄势待发的猎豹,他的目光深邃而炙热,在沈从善的脸上、身上放肆地打量,好似在他面前的女人身无寸缕一般。

    你看什么看!他的眼神让她想起了那晚的qíng景,不由自主地就开始紧张,然而很快她就清醒过来,现在是在训练场上,人来人往,他敢做什么?

    你说呢?他慢慢拉近彼此距离,嘴角噙着笑,轻浮而邪魅。

    他停的位置,车头朝向的空旷的一侧,所以不凑近看,根本没人会发觉车里现在这怪异而暧昧的一幕。

    我警告你,你别再靠过来!沈从善有些气短,她暗暗骂自己的不争气,然而每次一遇到这个男人,她总是克制不住心慌。

    他突然一把抓住她开车门的手,粗糙的指腹有意无意地摩挲她光洁的手背,薄唇轻启,气息灼热:你不是我的对手。

    沈从善真想揍他,但怕把其他学员引来,逃不掉,避不开,她gān脆也挺直了腰杆,故作严肃地说道:姓韩的,你现在还穿着军装,请你庄重点!

    韩熠昊终于忍不住大笑,车身随着他的笑声不停颤动。

    沈从善更怒了,她从后视镜里看到先前下车的几名学员正走过来,真想捂住韩熠昊的大嘴巴。

    她气得下车,然而韩熠昊却突然甩过来一句话,小女警,本少对你越来越有兴趣了。

    那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沈从善咬牙切齿地回敬道。

    望着她怒气冲冲的背影,韩熠昊心里却觉得无比畅快。

    第四日,依照韩熠昊的命令,凌晨4点,学员们就在cao场上集合了,等到了目的地,看到那些悬崖峭壁和万丈深渊,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打起十二分jīng神来!这里稍不注意,等着你们的就是尸骨无存。那些不认真对待的,趁早滚蛋!照例,又是一顿吼骂。相同的睡眠时间,韩熠昊看上去却依然jīng神抖擞,和那些睡眼惺忪的学员们形成了qiáng烈的反差。

    两人一组,上车!

    随着一声令下,浩浩dàngdàng的车队开始像悬崖进发。

    不出乎意料,半天下来,又有几十人被剔除。

    到了下午,韩熠昊丝毫不给他们放松的机会,开始了she击训练。

    当大家看到训练场上密布的铁丝网和前方各种障碍时,齐齐在心里哀悼。

    这哪是选维和警察,这TMD简直就是在选特种兵!

    简单介绍了规则后,韩熠昊就开始让他们训练了。

    好在剩余下来的人都是jīng英分子,勉qiáng还能通过750内的7个障碍,但当他们气喘吁吁到达靶场时,韩熠昊却要求不停歇地进行实弹she击,不准有丝毫休息时间。

    叭叭叭密集的枪响声过后,开始读靶。

    一号靶命中3发。

    二号靶命中5发。

    三号靶命中1发。

    

    韩熠昊的脸色越来越黑。

    七号靶命中10发。

    是谁?韩熠昊问向同样穿着军装的齐名扬,后者也是此次训练的教官,只不过一直负责的是军方人员的筛选,才没和沈从善他们碰上。

    是个名叫沈从善的初级警员。齐名扬翻翻资料,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像在哪里听过。

    别想了,就是在九宫泼我酒的那个小女警。韩熠昊替他解开了疑惑。

    哦。齐名扬点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你不会借机报复吧。

    我是那种人吗?韩熠昊睨了他一眼,不悦地说道。

    也对,你韩少是出了名的惜才。齐名扬笑道。

    韩熠昊却没搭理他,亲自走上前去察看靶子,越看心qíng越糟。

    通通不合格!臭着一张脸,韩熠昊大吼道。

    训练场上顿时鸦雀无声,等着这个黑面神责骂。

    果然,韩熠昊一个个劈头痛骂:10发子弹中3发?连一个没拿过枪的新兵都打得比你好!堂堂一名副所长,我都替你感到脸红!

    还有你!韩熠昊骂了一圈,走到了沈从善的面前。

    报告长官!我的成绩是10发!沈从善觉得自己的成绩不算差,也不想听他乱骂人,因此抢言道。

    你好意思说10发?看看你打的什么破靶,5环、6环?这样的成绩在我眼里,屁都不算!韩熠昊怒骂道。

    报告长官!我们根本连瞄准的时间都没!沈从善争辩道,这混蛋也太不讲理了,要求跑完障碍后必须在5S内she出子弹,这么短的时间装弹夹还差不多。

    战场上敌人会给你时间休息吗?会给你时间瞄准吗?韩熠昊瞪着她,本来就大的眼睛看上去格外吓人。

    但现在不是战场,而且一开始就设置这么难的项目,我觉得不合理!沈从善据理力争。

    这种程度就叫难?韩熠昊突然转过身后,对着齐名扬说道,齐教官,请你给他们示范什么才叫做有难度。

    是!齐名扬朝他行了个标准的军礼,迅速跑步到位,从起点出发。

    换靶!随着韩熠昊的口令,刚才的圆形靶通通倒下,取而代之的是四个更远更小的环形靶。

    换靶刚刚完成,齐名扬就已经来到了靶场。

    掏枪、上膛、瞄准、she击,动作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啪啪啪啪四声枪响之后,齐名扬将还冒着青烟的手枪放回了原处。

    10。9环!

    10。9环!

    10。9环!

    10。9环!

    连续报出的四个数字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他打的靶竟然是10。9环的靶子,也就是说他在5S内连续打中了500米外四个直径不足5CM的小圆片!

    而且齐名扬的脸上丝毫没有任何激动或者喜悦的表qíng,似乎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qíng。

    都看清楚了吗?明晚之前,达不到这个水平的人通通不合格!魔鬼教头下达了最后通牒,冷酷无qíng。

    是!震耳yù聋的回答声。

    韩熠昊深深看了沈从善一眼,尤其是你。

    我一定会做到!沈从善毫不示弱地回答道。

    015 假装遇上

    接下来的三天qiáng化训练,仍然是韩熠昊在负责,而受训人员从开始的三百余名锐减至不足五十人,那些留下来的人jīng神和体力也到了崩溃边缘。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