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路的桃 - 第5页 长官矜持一点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对于沈从善这号人物,因为那晚印象过于深刻,所以至今他还记得他被她当众泼酒的事,今晚撞见她被人追杀,能让她上车就已仁至义尽,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敢得寸进尺。

    你也给我听好,你的车,我要征用!我不会下去。气息不稳,浑身无力,然而她却吼得比他更大声。

    其实现在这个地方并不如何偏僻,她就算下车,也不会有危险,但是她现在担心丽莎的安危,刚才在车上,她已经用韩熠昊的手机报了警,但丽萨的手机却一直打不通,她必须要去找她。

    韩熠昊也懒得和她再废话,他熄了火,拔出钥匙,下车,走到另一侧车门旁边,拉开,二话不说抓住沈从善的手腕,想将她拖出来。

    混蛋,放开我!

    男人的力气太大,沈从善又被下了药,实力悬殊巨大,一怒之下,她张开嘴,一口咬在韩熠昊的手臂上,死死不放。

    该死!他也怒了,用力甩开她,砰地一声,沈从善的后脑勺撞在了方向盘上。

    瞬间大脑空白,她疼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然而却下意识地紧紧拉住车门内侧,不让他将她拽下去。

    你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他皱眉。

    我要去找人!她看着他,坚定地说道。

    你想去送死我不会拦你,但现在滚出我的车!刚才她打电话时,他已听明白了大半,但不论她想做什么,都和他没半点关系。况且,她到现在还是警察,让他有些诧异,看来市公安厅的那些人真没把他放在眼里。

    混蛋,我要去救人!钥匙给我!沈从善气得破口大骂,一脚就朝他蹬去,然而气急败坏的她,忘了身着的紧身裙早已为了便于打斗,被她撕开了一道口子。

    斯--他一把抓住她的小腿,一拉一扯下,裙子彻底裂成了两半,她白皙修长的大腿就这样毫无遮拦地bào露在他的眼底。

    007 反抗

    裂帛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沈从善昏昏噩噩的脑袋瞬间清醒了几分。

    流氓,放手!她仍然紧抓着车门,大腿却被他拉直拉高,整个身子以一种怪异羞耻的姿势呈现在他的面前,她气得怒骂,然而发出的却是低沉喑哑的声音,毫无威慑力。

    他挑高一侧浓眉,从鼻翼里发出一声冷哼,流氓?

    从他这个角度看下去,她白嫩的肌肤,引人遐想的双腿,纤细的腰肢,曼妙的曲线,迷离的双眼和压抑的神qíng,该看的不该看的尽收眼底,不过他却看得大大方方。

    下不下车?他再次冷声开口,高大的身形笼罩在夜色下,散发出难以忽视的沉重压迫感。

    不下。拒绝得斩钉截铁,她想抽回小腿,男人却扣得更紧,她越挣扎药效发作得越快,很快衣物就被汗水浸湿,紧紧贴在身体上,让她呼吸更加苦难。

    感受着掌心g来的细腻和炙热,看着她越发朦胧的双眸和绯红的双颊,韩熠昊的嘴角忽然扬起了一抹戏谑的笑意。

    不下是吗?他当然看出她被下药了,见她极力克制的模样,似乎药力还不轻,只是在这种qíng况下,她还一心一意想着去救人,他忽然起了好奇心,想看看她究竟能坚持到什么地步。

    他忽然俯低身子,大掌顺着她紧致光滑的小腿一路往上,动作放肆大胆。

    身体里的火焰烧得她神智涣散不清,滚烫的身体像在地狱里炙烤,而他摩挲的大掌冰凉如水,熨帖在她快要燃烧的肌肤上,带来一阵奇异的舒适感,让她的思维越发紊乱。

    住手她低呼出声,声音却细如蚊呐,几不可闻。

    她用力坐起,想推开他,力气却像被抽离殆尽,软绵绵地打在男人身上,却丝毫撼动不了半分。

    该死,你别乱动。柔软的女体不停地在他身上磨蹭,让抱着戏弄心态的韩熠昊,目光越发黯沉。

    沈从善根本没听到他在说什么,她只想凭着最后一丝理智和体力,推开在她身上占便宜的男人,然而,却没注意到他的身体渐渐有了变化。

    你这个禽shòu,滚开!她又打又骂,却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做什么,凭着本能,她一口咬住了韩熠昊的脖子。

    突然传来的刺痛更是刺激了他的神经,她像被磨平了爪子的野猫,即使用力攻击,也不会对他造成任何伤害,反倒更激发了他的征服yù。

    这是你自找的。他深邃的眼眸渐渐染上了赤色,不再压抑被她挑起的yù望,手中的动作越发狂làng起来。

    他沿着她细腻修长的大腿内侧抚摸而上,在遭遇抵抗时,直接掰开她的两条长腿,将颀长的身体置于其中,另一只手按向她柔软的丰盈。

    住手!她惊慌地抬起头来,想叫他停止,却瞬间被他攫住双唇,余音消散在火热的唇舌之间。

    呜呜 ̄ ̄ ̄她想禁闭牙关,却被他qiáng硬地撬开贝齿,长驱直入的龙舌霸道地卷住丁香小舌,吸吮缠绕。

    空气中的温度节节拔高,一个吻让两人都呼吸急促。

    韩熠昊目光越发火热,没想到她的滋味这么甜,活了二十七年,也有过不少女人,但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如她这般,仅仅一个吻,就挑动起了他的全部yù望,让他像个未知qíng事的毛头小子般,只想不断探索她的美好。

    而早就被药效控制住的沈从善,也渐渐由反抗变成了笨拙的回应,她的脑海中是一片空白,全世界似乎只剩下身上的男人,只有他,才能让她从这种无尽的折磨中摆脱出来。

    得到她的回应,韩熠昊更加肆无忌惮,他拉下她的肩带,大掌不再隔着任何遮挡,直接爱抚上手感极佳的一方凝脂。

    理智早已抽离了躯壳,她完全注意不到他对她做了什么,只知道他的吻、他的触摸能让她的痛苦得到缓解。

    然而,一阵突兀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尖锐的音乐刺入耳膜,倏地如一盆冰水当头泼下,让沈从善从沉沦中找回了一丝理xing。

    意识到自己在gān什么,沈从善羞愤得用力一咬,甜腻的血腥味道瞬间在两人口中化开,同一时刻,她弯腿曲膝,狠命撞上男人的致命部位。

    你!太过于沉醉于她的甜美,完全没防备的韩熠昊就她这么一撞,脸色陡然一变。

    虽然她现在的力气不大,但男人最脆弱的部分硬生生挨上这么一下,足以让韩熠昊痛得片刻忘了反应。

    而趁着这个机会,沈从善肘击中他的肋骨,再用力一推,从他身下脱困出来。

    该死的女人,下手真狠!韩熠昊面色铁青,薄唇紧抿,英俊的面容半隐藏在黑暗中,因恼怒和疼痛,整个人的气息变得无比骇人。

    然而沈从善却没空理他,她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正是局里的电话,急忙接起来。

    果然是同事打电话来告诉她,丽莎已经找到了,叫她不要担心。

    然而还来不及回话,手中的手机却被人一把抢过,扔向车外,匡的一声摔得稀烂。

    沈从善这时才有空正视韩熠昊,望着他想杀人的眼睛,她一字一句地骂道:你这个流氓、禽shòu、人渣。我一定会告你qiángjian未遂。

    所有的药力都有时效xing,所幸沈从善喝的剂量不多,再加上她超qiáng的忍耐力,现在的她的神智已经清醒多了,只是她也知道,不能激动,否则血液流速加快会让药效再次发作,所以她极力压制住内心翻涌的愤怒,骂得平静却字字清晰。

    此时的她,头发蓬松,衣裳不整,小巧的唇瓣被他吻得红肿,漂亮的大眼因为怒火而晶亮璀璨,整个人缩在一角,看上去像一只炸了毛的猫儿,满身攻意却又娇弱无比。

    她一手按住胸口,一手拉下裙摆,极力想遮住身体,却不想衣物被扯得更加凌乱,大片粉红的肌肤bào露在空气里,诱惑无比。

    008 威胁

    听见她的话,再看着她目前尴尬的模样,韩熠昊忽然邪魅一笑,他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移至领口处,动作缓慢地解开衬衫扣子,露出古铜色的皮肤,他的目光冷酷而yīn寒,带着令人不寒而栗的黑暗气息,高大的男人似降临的撒旦,他紧紧bī近沈从善,声音冷如生铁:那本少就把这罪名坐实了。

    你敢!纵然沈从善拥有良好的心理素质,但在这种qíng况下,对方又如此qiáng势,她也有些慌了。

    她忍不住搂紧双臂,蜷缩成一团,她小巧的头颅微昂,漂亮的大眼警惕地注视着韩熠昊的一举一动,愤怒而仇视。

    你说本少敢不敢?他冷哼一声,昂藏的身躯蓦然俯低,双臂撑在沈从善的头顶两侧,jīng壮的体格投下的大片yīn影,将她的身子完全笼罩住,他嘴角噙着冷笑,眸子熠熠发亮,整个人如同一只优雅的猎豹,蓄势待发。

    沈从善当然知道他敢,作为警察,她很清楚现在的qíng况对自己有多么不利,她中了药,就算他qiáng要了她,他也完全可以说成是她主动,况且药不是他下的,和他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再者,沈从善虽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但也隐约猜到他背后的势力很庞大,不然不会轻易就能gān涉市厅局的任命。

    只不过,就算他是天皇老子,她也绝对不会向他示弱,她眸子清亮,红唇轻启,用平静毫无涟漪的语气缓缓吐出:我知道你敢,但是我也要告诉你,倘若今晚你做了任何伤害我的事,我沈从善对天发誓,绝对会让你付出代价。不管你是什么人,也不管你背后的势力有多么庞大,只要我还是一名人民警察,我就一定会亲手逮捕你。

    她不是威胁,不是恐吓,只是说出事实,阐明利害,只要他敢乱来,她身为警察,绝对相信法律会制裁他。

    呵呵。她无比认真的神qíng惹他发笑,英俊的男子笑起来时更具魅力,只不过饱满嘲弄,你的意思是,只要让你当不成警察了,你就毫无办法了,是吗?

    你这算是承认了?她忽然问道。

    承认什么?他反问道。

    我降职的事是你背后做了手脚。不是疑问,而是肯定,虽然之前也猜得八九不离十了,但现在她百分之百断定这件事是他搞的鬼。

    本少的口令是让你从警队消失,但显然下面那些人办事不力。他回答得大大方方。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