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感 - 第207页 上校的替身新娘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花泽语果真和吴建道一起离开,辛雅乐在门外目送着他们的车子朝前方驶去,直到消失在花海马路的尽头,她这才转身回屋。

    顾臣雨和往常一样坐在书桌前指导着龙浩天看股市涨幅,并将所有的企管书籍都托人从巴黎寄了过来。

    臣雨,我怎么总觉得你这么用心传授我这些,是想不告而别啊?龙浩天终于忍不住问,因为顾臣雨不但和他说了很多公司的机密,也把今后的管理计划一一jiāo代清楚。

    浩天,我只是看上你的才能,所以当然希望你能到我的公司上班,并且参与管理。这几天我已经打报告给其他董事,正式任命你为我的私人特助兼代理。如果我不在,你就全权接手公司的管理和规划。顾臣雨这次总算对他说了实话,就好像为了这个目的他已经筹划了很久。

    龙浩天的脸上藏不住震惊,顾臣雨这话的意思是否可以理解为他要将公司托付给自己?

    怎么可能?他何德何能接得住这个烫手的山芋?这么大的财团,稍有不慎,损失的不止千万!

    你要去哪?公司的事都不管了吗?他不得不问,心中某种不安的预感愈加qiáng烈。

    顾臣雨惨淡一笑,起身走到窗前,撩开布帘,仰望着外面绚丽的花海,在柔和的风中摇摆着朵朵身姿,一làng接一làng,就如他心中澎湃的河流,生生不息。

    只是,能量也终有耗尽的一天。

    是时候,该放手了。

    我想去流làng,去世界各地,哪里都好。他闭着眼,深深的吸了口气。

    龙浩天明白,他这是真的要放开她了。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顾臣雨沉默,什么时候?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回来。

    我也不知道,看天意吧!他仰着头,暖日的阳光铺撒在他身上,犹如神谛般耀眼夺目。

    龙浩天微微叹息,心中怎么都觉得,辛雅乐只有和他在一起才是最好。只可惜,那个qiáng势的男人不愿放手。

    臣雨,那我就祝你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吧,既然下了决定,就不要太qiáng迫自己,你这么优秀,也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太可惜了!龙浩天来到他身旁,伸手与他jiāo握。

    顾臣雨讪笑,缓缓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龙浩天的房间。

    这一天过得格外平静,大家就像突然间没了话题,只低着头,糙糙做着自己手中的事。直到日落天黑,大家才蓦然想起时间就这么làng费了。

    顾臣雨在屋外散了下步,回到卧室的时候,却意外的,看到辛雅乐坐在g边,一身简单保守的睡衣,头发散落在腰际,那样子很美。

    看到他回来,她抬起眼,轻声的问:臣雨,你要睡了?

    他点头,怎么,你还不想睡?

    她抿了抿嘴,一双眼睛望着他似乎有话要说。

    他蹲在她面前,然后伸手在她的耳根轻轻捏了一下,过几天就要做新娘了,这段时间不要睡太晚,要不那天不美丽怎么办?

    她的神qíng显得更加落寞,哽咽的话语吐在喉中,臣雨,你真的祝福我和泽语吗?

    他没想到她会这么问,当然,只要是乐你选择的,我都会祝福。

    可是,如果我是被迫的呢?她突然抓过他的手,紧紧的,与他十指jiāo握。

    他好不容易狠下的心刹那间就要动摇,嫁给花泽语,不一直是她所希望的吗?现在她的记忆恢复了,那她也该知道自己错爱了他。

    乐,难道你不想嫁给他了?你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磨难,而现在,他也已经把挡在你们面前的障碍一一除去,并且每一步,也都是在和死神搏命,难道他为你做的还不比我多吗?也只有他,才能够更好的保护你,给你幸福。

    听到他的这番肺腑之言,她却不知怎的,只想落泪。是失望吗?或许现在连她自己也乱了心。

    她究竟爱谁啊?是花泽语,还是顾臣雨?

    为什么上天硬是要把两个同样优秀的男人摆在她面前,她真的无法做出比较,也无法做出决定!

    而现在她所做的每一件事,说出的每一句话,也都是任由着自己的心在作祟,她已经不能控制它了,真的,无法再驾驭!

    她终于放了手,可又从身后拿出一样东西。

    顾臣雨低头一看,那是上回他给她编织的薰衣糙指环。她竟然一直保留到现在都没丢吗?

    臣雨,泽语说要在这里给我买个戒指,我怕他买的不合适我,以前的那个钻戒自从车祸后又不见了踪影。于是想了想,gān脆决定自己先测量好再把环数告诉他听。就用你送的这个指环来给我量一量吧?她说着,把指环放到他手上,然后自己张开五指伸到他面前。

    他愣了会,有些颤抖的拿起指环,小心翼翼的套在她的无名指上。不大不小,正合适。

    她开心的笑了,心中仿若有一丝甘泉流过,很甜很醉。

    我也要为他买戒指,你试试我的看看,我想你们的手指大小应该一样。她又说着,将另一杖手编的指环拿出来,还是那天那杖qíng人糙指环。

    他犹豫着是不是要伸手,心里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可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发什么呆?手伸出来啊!她催促到。

    他终是照做,将手摆在她面前。她细细的端详着,他的手真的很美,细细长长的,被他包裹在掌心总能感到温暖。她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心qíng给他套上它的,只觉得心中有一种飞涨的激动在腾升,心跳加快,耳根红热。

    很合适,臣雨。她由衷的说。

    他牵起唇角,露出淡淡的微笑,幸福却又带着苦涩。他刚想把它摘下,她却伸手止住了他的动作。

    戴着吧,这个送你。我已经知道泽语指环的大小了。

    他于是停了下来,感激的看着她。

    臣雨,你要幸福,最好比我更幸福。她又握住他的手,突然间泪水滴下,落在他的手背,又慢慢沁入他的心扉。

    你也是,你也要幸福。他终于出声,听起来却那么的低沉,几近抽泣。

    辛雅乐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往房门走去。他以为她这是要离开了,却没想她却突然反锁了门,并将房内的灯都关上。

    臣雨,今晚你陪我好好喝酒吧,我很久没有喝酒了。其实我的酒量很好的。她说着,往飘窗旁走去。

    透过外面she来的清幽月光,他这才注意,他房间的飘窗上,早就放了一瓶陈年的红酒及两个高脚杯。未燃的红烛旁,还放有一支紫色的鸢尾。那像是辛雅乐特地为他准备的,他真的出乎意料。

    她拉着他来到窗边坐下,先点燃了红烛,然后再打开瓶盖将红酒倒入杯中。

    过了这一晚,我还有三天的自由时间,就让我们从今晚开始好好庆祝吧!三天以后我将成为别人的新娘,就不能再这样大无禁忌的和别的男人喝酒聊天了。说真的,臣雨,我觉得和你聊天很舒服,你就好像哥哥一样熟知我心中的每一个想法,也一直这么信任我,照顾我。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才是最好,怕委屈了你,我于心不安。辛雅乐将酒杯举起,晃动的液体如血液般深红,让人不忍去看。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