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感 - 第206页 上校的替身新娘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他只好起身坐到窗边,凝望渐渐亮起的晨曦,心中百感jiāo集。

    乐,明天我把他放出来,然后我们就在这里结了婚再回国,好吗?他已经不想再等待,每多一日,他就会慌一日。

    可是辛雅乐并没有很快做出回答,沉默着,转身背对着他睡了。

    吴建道如约将顾臣雨从法院里带了出来,抱歉的对他说了声:委屈你了。

    顾臣雨淡笑,你们又没有亏待我,不就是请我来这里吃了顿饭?

    吴建道被他逗笑,但随即,他愉悦的面容又被yīn霾压过。

    她要和他结婚了,而且就在海牙举行。泽语等不及,估计是怕你出来抢走了她。

    这个结果顾臣雨似乎早就想到,所以如今听来也并不觉得诧异。

    我说过,她本来就属于他的,我从来就没有想要和他争过。他仰头,看见天空有候鸟飞过。这个季节,本是属于别离的季节。

    吴建道心底总有一丝感触,为什么,每当和这个男人jiāo谈,他的qíng绪总会随之浮动?

    我忘了告诉你,她恢复记忆了,就在昨晚。吴建道又突然说到。

    顾臣雨的脚步摇晃了一下,她,记起以前的事了?那么

    昨晚她本想来这里找你,大半夜的冲了出去,差点被车撞到,还好泽语及时护住了她,所以她才没有受伤。但因为受了惊吓,失去的记忆就突然恢复了。吴建道继续说着,忍不住再三观察着他的表qíng。

    顾臣雨心中又是一震,她昨晚是想过来看自己的?

    臣雨,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见他愣了许久,吴建道不由得问。

    我替她开心,因为她这次终于不会选错人了。顾臣雨轻笑,垂着头往吴建道事先准备好的车子走去。

    唉吴建道叹了口气,小跑着也跟着进车。

    辛雅乐睡醒后一直在门外等待,因为花泽语说,今天,会让吴建道将顾臣雨送回来。

    她一直低头抚弄着腕上的鸢尾花手链,那是他第一次离开她的时候送给她的纪念,没想到一眨眼她就戴了那么久。可是她手指中的那颗钻戒自第一次车祸以后就再也看不见了,去哪里了呢?她心中多有疑问。

    远处似乎听见了车声,她扬起头,果真看到正朝这边方向驶来的私人轿车。

    她立即从扶梯上站起,目光紧锁着车窗内看到的人。可惜,那些都是反光玻璃,她看不清里面,也只能期待。

    花泽语似乎也听见了车声,打开门从屋内走了出来,并伸手在她的腰际环绕着,生怕别人不知道这个女人是属于他的。

    车子在门前停下,吴建道先下了车,低头和司机jiāo代几句,这才直起身往屋内走。紧接着后座的门也开了,温和的身影终于出现在她的眼前,那瞬间她的脚步只想往他的方向奔去。可环在她腰间的手臂猛一收紧,捁住她的身躯竟也让她无法动弹。

    臣雨她低低的唤了他一声。

    顾臣雨抬眼就看到了她,而花泽语霸气的视线却一直瞪在他身上,似乎在宣告某种胜利的自信。他轻扬唇,垂眸与他们擦肩而过。

    臣雨,你回来了。龙浩天让洛子嫣给他送来热茶,好让顾臣雨压压惊火。

    顾臣雨接过茶杯,淡淡的说了声谢谢。

    洛子嫣看出了他的心事,想安慰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花泽语搂着辛雅乐从门外走回来,还没等顾臣雨回房,便向众人宣告了他和辛雅乐的婚讯。

    我和乐决定先在海牙结婚,然后再回国内登记。到时候,就选择这附近的教堂举行仪式。这几天我会把我所有的亲戚朋友都接过来,日期定在这周六,所有我们还有差不多四天的时间来做准备,希望大家都祝福我们,我和乐会感激不尽。

    瞬间,所有人都沉默,顾臣雨背对着他们,只听见自己的心破碎的声音,可是,这就是预知的结局啊,他早就做好了接受的准备。

    啪啪啪吴建道第一个鼓掌庆祝,打破了大家此刻的宁静。

    啪啪龙浩天也跟着鼓起掌来,只是声音没有这般洪亮。

    洛子嫣只是敷衍的笑笑,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祝福,视线却一直在顾臣雨身上停留。

    恭喜。顾臣雨转头,沉着的同他们送去祝愿。

    辛雅乐微微皱眉,望着他的目光中似有一丝失落。

    谢谢。花泽语的谢意同样冷淡。

    顾臣雨刚要走回房去,辛雅乐却在这时突然开口:我没有父母,所以结婚的时候找不到护送的人,我希望那天,臣雨你能充当我父亲的角色,牵着我走进教堂好吗?

    大家听到这个要求纷纷吃了一惊!

    让顾臣雨亲自将辛雅乐jiāo到花泽语手中,这无疑是对他最大的伤害!

    顾臣雨的脸色白了又白,颤抖的心几乎就要崩溃,可他却还在硬撑着。

    好,我答应你。他没有回头,却回答出更戳伤自己的话。

    洛子嫣不由得抓住他的手臂,无可置信的摇了摇头。

    你说什么呢,臣雨哥她几乎看不下去了,可龙浩天却拉住了她,示意她不要再多问。

    那我等着你。辛雅乐微笑,然后又转身对花泽语说,泽语,既然我们要结婚,那现在开始就不能住在一起了。根据我们家乡的习俗,未婚男女在结婚前必须分居三天以上,这样婚后才能更加甜蜜。泽语,你认为呢?

    花泽语皱了皱眉,疑惑的望着吴建道。

    他们国家有这样的习俗吗?他怎么不知道?

    那是崔妈妈告诉我的习俗,你们这些高gān子弟当然不懂。可是对于我们这些平凡人来讲,遵照这些习俗办事比一切都重要。你说是吗,浩天?我们以前准备结婚的时候,就是没有做到分居,所以才没缘分在一起对吧?辛雅乐知道花泽语心里的疑惑,于是又把龙浩天扯了进来。

    龙浩天愣了愣神,忽然像是想到什么般点了点头。

    或许吧,我们当时一直住在一起,所以没有在乎那些老人们说的传统。

    花泽语面色微变,看上去似乎有些动容。

    所以,泽语,今天开始,你和表哥就到别处去住吧!直到我们结婚,不就四天的时间吗?以后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辛雅乐拉着花泽语的手臂,然后踮起脚主动在他唇边落下一吻。

    这是她自出事以后,第一次对他表现得如此亲热,花泽语的心不禁激起层层涟漪,碧波轻轻dàng漾。

    好,以后我们会永远在一起,不会再分开了。他终于做出让步,听取了她的意见。反正,他是要定她了,这一切已经成为事实,任何人都无法再改变。

    嗯!她朝他微笑,露出了甜甜的酒窝。

    他捧起她的脸回吻着她,这一次,他真的不会再放手了。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