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感 - 第7页 上校的替身新娘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少奶奶,您看这件好吗?小紫将裙子提起来,在辛雅乐面前晃了一下。

    辛雅乐顺着看了一眼,柔软的面料,简单却大方的设计,她挺喜欢的,于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小紫替她穿上,服务周到。辛雅乐一直观察她,感觉她和小红他们总有些不同。

    或许,可以从她口中问出什么?

    小紫,老爷和夫人呢?为什么都不在家里见到他们?

    少奶奶,您真的不记得吗?老爷和夫人不住在这里,这里是少爷结婚后,老爷给少爷和少奶奶买的房子。小紫虽心有疑问,但她也听小红她们说过,少奶奶自昏倒在门口后醒来便变得奇怪了。

    辛雅乐心里一惊,这偌大的花宅,只是花家老爷买给自己儿子与媳妇的新房?她刚要开口问下一个问题,突然房门被打开,苏妈走了进来。

    小紫,怎么这么久都没带少奶奶出来,夫人已经在楼下等了。苏妈语气稍有责备,但却让辛雅乐大大吃了一惊。

    夫人来了?也就是花泽语的妈妈咯!真是说曹cao曹cao到!

    小紫抱歉地向苏妈鞠了一躬,领着辛雅乐出去了。

    心中突然有些莫名的忐忑,辛雅乐不知道花妈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如果,花妈妈和花泽语一样冷淡对她,那无疑嫁入这里将是噩梦一场。

    只是,当她终于见到花妈妈后,所有的好奇全然覆灭,取而代之的是,qiáng大无比的震撼!

    瘦长的瓜子脸,就是年近四十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皱纹。微弯的柳叶眉,眼角上提的丹凤眼,小而挺拔的鼻梁下那微薄的嘴唇。辛雅乐永远都不会忘记这副模样,就是17年前曾经抛弃自己带着姐姐离开的养母辛梓彤!

    她怎么会是佣人们口中的夫人?她不应该是辛雅彤的养母,花泽语的岳母吗?

    然,与辛雅乐震惊的qíng绪截然不同的辛梓彤,在看到辛雅乐后,却是一脸的慈母微笑。她上去挽过辛雅乐的手臂,拉着女儿坐到沙发。

    彤彤,怎么样,小语对你有没有好一点?辛梓彤一来就问。

    看来花泽语对妻子的态度,辛梓彤是知道的。看见久别重逢的养母,辛雅乐眼里满是惆怅。养母所有的爱,独独给了姐姐一人。她不怨,只因她后来有了崔妈妈,有了龙浩天。可是,现在qíng况不同了!

    qiáng忍着吞下快要夺眶的眼泪,辛雅乐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qíng绪,当着在场所有佣人的面,在辛梓彤脚下跪了下来。

    天啊,彤彤,你这是在gān什么?辛梓彤见状有些手足无措。

    妈,是我,乐啊!我是辛雅乐,不是辛雅彤!姐姐将我劫了过来,拿了我的身份证离开了!妈!我是您十七年前jiāo给崔妈妈的养女,辛雅乐啊!辛雅乐说着哽咽了,泪水最终还是打湿了她净白的面庞。

    辛梓彤无可置信地看着她,拧着眉仔仔细细地将她打量了一番又一番,那声音,那眼神,她真的不是辛雅彤!

    辛雅乐?辛梓彤握紧了拳,没有过多欣喜地话语,却劈头盖脸地朝辛雅乐骂来,你好狠啊!你做了什么事,竟然能混到这里来?

    多么晴天霹雳的诬陷啊!辛雅乐怎么也想不到,养母会孤注一掷的这样认为!原来她对自己的误会,17年前如是,17年后也如是!她们母女的心结,从未因时间的推移而解开过!

    你快说把姐姐藏哪去了!你再不说实话,我就打电话报警了!你究竟还有没有一点良心?跟着龙浩天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掺和进花家?占有原本属于你姐姐的财富和丈夫?辛梓彤无视辛雅乐眼中的痛楚,继续固拗地将所有罪责全搭在辛雅乐身上。

    妈,我没有,您相信我,就相信我一次,好吗?辛雅乐求着,眼神空dòng而无望。就一次,养母都不愿相信她吗?

    我相信你辛梓彤突然软了语气,可是随后,她又抬高了声调,就是你将辛雅彤骗走而取代她的!我一定要报警!

    说着,辛梓彤果断拿起自己的手机,快速地按键。

    1、1还没按到0键,却只听啪的一声,手机已被人拍开。

    辛雅乐和辛梓彤同时吃了一惊,看着来人。

    黑色的短发,柔冷的俊颜,帅气的军装他的眼神在扫过辛雅乐泪湿的脸庞时似飘过几许怜悯,然后,那犀利的视线,便直瞪瞪地she向辛梓彤身上。

    花泽语?辛雅乐的双眼闪过一丝意外的光。

    突然介入的花泽语,此时,正挡在她和养母的中间。那淡漠的神qíng,怎么也藏不住与生俱来的贵气。这一刻,他清晰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前厅,一字一句,是那么的坚定:她,是我的妻子,你,休想诬陷她是任何人,继母!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题外话------

    好戏要开始了,亲们,多点收藏啊~

    009 我,不会放你走

    继母?辛梓彤,真的是花泽语的继母!

    辛雅乐万万想不到,他们之间,竟会是这样的关系!那姐姐应该是花泽语的继妹了。继妹,嫁给了兄长?这样的关系似乎

    如果你硬是要报警,那么你也脱不了gān系,继母!花泽语的话咄咄bī人,那目光盯得辛梓彤几乎不敢直视。

    你有两个女儿,却一直隐瞒着我们。我是否可以认为,你是故意隐瞒,骗取我家的财产后,又去骗下一个人?别忘了,我们之间的协议,如果她不是辛雅彤,那么

    听到这,辛梓彤的脸早已涨得通红。

    她知道,他一直不喜欢她这个继母,但辛雅彤有什么不好吗?为什么这么久了,还是没有打动花泽语的心。反倒是这个假冒伪劣的辛雅乐,竟能让花泽语对她这么袒护!

    辛梓彤心中不由燃起怒火,却因为他的bī迫不得不暂且举双手投降。

    好吧,是我糊涂。彤彤可能是太想出去,所以才说了这么大的谎。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没有第二个。她身体不好你是知道的,所以小语,你也照顾一下她吧!彤彤,以后你想出去就叫小语带你出去,我过几日再带你去复诊,先回去了。说完,辛梓彤拎着自己的手包,头也不回地匆匆走了。

    辛雅乐的泪还在流,却只能无声地看着养母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姐姐真的生病了吗?这实在是不敢相信!她还那么年轻!就因为这样,所以她才想要逃离这里,逃离这婚姻的囚笼,去寻找自由吗?

    可是

    突然感觉肩头一热,一只温暖的大手扶着她的肩膀将她拖了起来。

    啊,脚好酸。她皱着眉,双腿一时之间竟无法伸直。

    你究竟跪了多久?花泽语有些担忧地问。

    她不太敢看他,虽然他刚刚帮了自己,但她毕竟不是他真正的妻子。

    他伸手帮她擦gān眼泪,轻叹一口气,然后,他竟然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