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感 - 第3页 上校的替身新娘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他微眯着眼,探索的目光在她身上搜寻片刻。

    清淡的茉莉花味从她的体内散发出来,妆容华丽的面庞,高雅的发髻盘在脑后,却穿着一身拖沓的睡衣,如此不协调的搭配,确实不似他所认识的辛雅彤。

    但这是与不是,又有何妨?

    只听他淡漠的声音从喉中传出,错就错吧,反正长得都一样!

    他邪笑,命人将她拖上了g。

    啊!你要gān什么?她惊慌地挣扎,却敌不过男人们有力的臂膀。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我现在就来满足你!他不屑她的惶恐,支开了围在她身边的其他人,房门一锁,再没人敢进来打扰。

    此时的辛雅乐,就如一只被野shòu困住的小兔,绝望地看着眼前衣冠威严的男人,害怕又无助。

    他也在看着她,笔挺的军装衬得他的身躯神圣而不可亲近,但,他现在却要主动亲近她,触碰她,甚至

    他想要这个女人!这一点以前他不曾想过,可是今天,却冲动的爆出这样的念头!

    他一步一步的向她bī近,而她,却扯着被套一寸一寸的向g头靠近。

    她的眼神充满着恐惧,她甚至就要向他求饶。可是,却在下一秒,他捏住了她的下巴。

    不,不要!她猛地惊呼,跳起来就要落荒而逃,但他还是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只是轻轻的转一下手,她便轻而易举地落在他的怀中

    OOXX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辛雅乐却觉得此时比一辈子还要漫长。

    花泽语掀开被子,无视身后抖动的肩膀,起身穿衣。这时,他的眼角无意向雪白的g单上瞄了一眼,却在片刻,他突地皱眉。

    一抹淡淡的落红,竟如雪中盛开的红梅般,不凋不败,妖冶如火。

    她是处?他面色唰的铁青。

    但,骄傲如他,这瞬间不过是几秒的失神,随后,他还是甩手扬长而去。唯留她,卷着g单,躲在暗处痛哭不止。

    偌大的房间,一室的清冷。

    ◆◆

    为什么?为什么她的婚礼会变成这个样子?

    今天本应是她与心爱的男人龙浩天结婚的日子,却没想

    辛雅乐狠狠地咬着手指,伤心的哽咽着,脑海中不断翻涌着自己婚礼的qíng景,难道这一切,都被人指使了吗?

    她不会忘记,就在今早

    (回忆片段)

    咚,咚,咚。典雅的白色教堂敲响了钟声。

    这是一场盛大的室外婚礼。

    空中,五彩缤纷的泡泡在轻快的奏乐中随风飘散。糙地上,一簇簇粉红和白的气球在人们的视野中不停摇晃,一朵朵嫣红的矮蔷薇在糙地中央围成了一颗巨大的桃心。红心中,有一块用茉莉花搭起的神台,那是新娘最喜欢的花,却因不是花季,新郎特意命人从海外调来。穿着洁白圣衣的神父正高高站在神台的正中,静静等待一对新人的到来。

    新郎,是医学界赫赫有名的外科医生,是英俊潇洒年轻有为的医学博士。

    新娘,是杂志上最最甜美的平面模特,是影视歌三界最有潜力的女艺人。

    只是,他们从不曾在公共场合中公开亮相,这第一次亮相,便是他们大婚的喜讯。

    但

    辛雅乐坐在一旁秀眉紧蹙,水灵的美目神色黯然。她雪白的头纱上,cha着一支用茉莉做成的簪花,随着一阵轻风chuī过,洁白的花瓣稀零飘落,正如同她此时凋零的心。

    都什么时候了,新郎怎么还不到?司仪焦急地左右踱步,眉头揪得凝成了一团。

    浩天不会抛下我的,一定是被什么事耽误了,或许现在正堵车辛雅乐故作平静地安慰着别人,然她内心却在承受如火如荼的煎熬。

    有什么事,比自己的婚礼更重要?我知道他是个很好的医生,我也知道在结婚当天他又接了一台手术,但是我更知道,今天不止是你结婚的大日子,也是你成名的好机会!借助他在医学界的威名而开响冲天pào,对你这种什么都不肯牺牲的三线艺人已是莫大的契机。而且,这一场婚礼,公司也特别申请了商业巨头花氏集团的赞助,就连他们旗下的花娱电视台也专门派了记者前来助阵!哼,如果今天的机会没了,那你以后就别想出名,永远做不起眼的配角吧!身为经纪人的马莉亚早已沉不住气,指着辛雅乐不断地骂。

    辛雅乐抿着嘴,不再说话。她不是不知道成名的路途有多么坎坷,再光鲜靓丽的外表,远不如一脱求名得来容易。但,她就是不愿被潜规则所挟制,难道娱乐圈里,就没有靠实力而成功的女艺人吗?

    马大姐,时间都过了,这新郎还不出现,我怎么打他电话都无法接通,你看这婚礼还要举行吗?司仪可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

    马莉亚恶狠狠地瞪了辛雅乐一眼,指着道:你问她吧!

    司仪眼巴巴的望了过去,弱弱喊了声:新娘子

    辛雅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猛地站起,提着婚纱的裙摆,捂脸往厕所的方向奔去。

    他怎么可以这样?他怎么可以在结婚当天缺席?她拼命告诉自己他会来的,可是,可是怎么也等不到希望!

    她蹲在墙角抽泣,却没注意身后,两个蒙着面的黑衣人正慢慢接近

    一阵风猛地将窗帘chuī起,打断了辛雅乐对之前的回忆。

    望着这空dàng的房间,她擦gān眼泪,将心一横,忍住下身的疼痛,咬牙起身穿衣。

    她还要去见他,就算他侮rǔ了自己,她也要见他!

    004 再次见他

    花泽语,你给我出来!辛雅乐几乎翻遍了整个屋子,好不容易才找到花泽语所在的房间,于是拼命的在门外大喊。

    一直守在门口的黑衣帅哥们齐刷刷的朝她看来,眼神中多有无奈与不解。

    本以为他们的主人在听到她的喧哗后会依然置之不理,却没想,紧闭的房门,在这时候突然开了。

    花泽语一脸严肃的走了出来,身上穿的,还是那身米白的军装。

    他究竟是什么身份?她一时哑然了。

    他应该不是坏人,可又为何不分青红皂白地qiáng上了她?

    她的姐姐又到哪里去了?这一切的一切,都还没有得到解决!

    你怎么,还没满足吗?他的话语有些挑衅,看她的眼神多有轻蔑。

    我说了我不是辛雅彤,不是你的妻子,你又为何她瞪着他,却又突然落下泪来。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她苦守多年的gān净身子,竟被他这样一朝毁掉。

    她怨、她恨,可是她更需要他的解释,这一切,究竟怎么了?她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又为什么,突然成了姐姐的替身?

    看她的样子煞是认真,他的神qíng再次变得复杂。

    如果说人的外貌可以完全一样,但是那眼神,却全然没有辛雅彤的狡黠之味。可是,要相信她不是辛雅彤,又有何证明?就凭那一抹绚烂的落红?她的处女之身?还是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