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莫西灵 - ⓕцωêйɡê.čoⓜ 第二百一十六章鹣鲽 娇生灌养(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江晚灵和容临刚出门,正巧碰上几个医生正要来给她检查身体。当时情况紧急,只大致看了下她的情况,就对关山月展开紧急救治,现在关山月情况稳定了,自然着人来给她做详细检查。

    拒绝了大家的好意,江晚灵执意先去看关山月。

    房间走几步就到,容临只送她进去,小鞠看到容临朝他使个眼色,思虑几下还是退出了门。

    站在门边江晚灵心疼又心虚,有些不敢上前,床上躺着的人脸色看起来还不十分的好,有些疲惫。

    “怎么不过来?”

    平时清脆的声音略带上了些嘶哑,江晚灵慢腾腾挪到关山月床边,看她脸上带泪,男人拉上她的小手,她顺势坐在床边。

    “不许再哭了,小心哭坏眼睛。”

    关山月抬起右手摸摸她被容怀谷打的地方。

    “还痛不痛?”

    “不痛了……我都忘了。”

    “回头让他们帮你检查一下,连同眼睛一起,最近流了那么多眼泪,别落下什么病痛。”

    “你别担心我了……现在躺着的人可是你。”

    关山月笑笑,长发披散在白枕上,模样没见过的绵软柔顺。

    看着他没什么血色的脸色和嘴唇江晚灵还是有些后怕,得亏凌霄随手放在抽屉里的枪较普通,威力不大,又有铜钱垫了下,要真有点什么事,她还怎么活……Ⓟó❶⓼sf.ⓒóм(po18sf.)

    “阿月……都是我不好……我误会你……”

    “是我让你误会,可还怨我?”

    哪儿还敢怨……

    可小丫头还是故意瞪起眼睛噘着嘴,一副不让的样子。

    “怨!你瞒我瞒的这样深,好歹透露给我一句嘛!”

    “让凌霄跟你回去,就是知道他肯定会想办法让你知道小棠不是背信弃义的人,暗示的那么明显,某只小笨猪就是不理解……”关美人小白她一眼,“小棠若真有问题,我会容他在身边那么久吗?”

    哪儿就是暗示了?她哪儿知道啊?

    看她气呼呼的不说话,关山月心里一阵好笑。

    不动则已,动则以雷霆万钧。江晚灵进关家前,旁系必然要整治一番。恰好容家又送上门来,借着这些个事,给容临铺好后路,也了却了师父的遗憾。

    “哼,狐狸精不但勾人,还学蜘蛛精织网了……”

    见她气了半天,嘟囔出这么一句,关山月轻挑下眉。

    “我也没看出,小狐狸还学会殉情那一套了,听说还要把簪子还给我?也不知道脑子长来做什么用的。”

    刚皱起眉头嫌老狐狸说话挖苦人,就看见他抬眼盯住自己。

    “鹣鲽成双,没有你,我只有一只眼睛和一条翅膀,还有什么趣儿?”

    “那……在A市……你后来还不是不理我了,我还以为……”

    “以为我对你淡了?”男人又丢给她一个白眼,“说好两不疑的,我说过的话自是放在心里的,你怕是只是听听罢了。”

    “我没有!好吧……我错了……”

    也不忍多逗她,关山月握上她的手。

    “丫头,我用我的方式,定护你一世周全,你信我。”

    小姑娘脸微红,点点头。

    回头想想,关山月确实在用自己的方式护她周全,护她身边人周全,不惜被她误解、怨怼,疏远……

    结合关老夫人和容临的话,不难想象关山月一路过来到底有多艰辛。

    他有他的考量和不得已,棋局既已开盘,落子无悔,更何况关山月既是执棋人,又自甘做棋子,中途定是不能随意跳出棋盘。自己总不能摘了月亮,又嫌他冻手。

    有些情,你问不问,它都在。有些人,不管在不在身边时,他都在……

    自此不管任何事,她都不会再对他有一丝丝存疑。

    起身帮他塞塞被角让他休息一会儿,关山月难得听话,也确实有些累,对她笑笑闭上了眼。

    俊颜苍白,比往日别具风情,这边才刚要休息,那边门又敲响了,不等说话门被打开,容临一脸无奈耸耸肩,身后躲着一个身影,越过他肩头小心巴望着。

    是凌霄……

    容临让人在门口等着,自己独自进门,与床上的人对视着。

    “怎么办?”

    “你说呢?”

    两人一同看向旁边已经站起身,有些懵然的小姑娘,互换个眼神,嘴角带上的笑有些意味不明,关山月率先幽幽开口。

    “丢了吧,也没用了。”

    “也不是全无用处吧?至少还是挺卖命的。”

    “丫头不待见他。”

    “那……行吧,你的人,听你的,那我转告小鞠吩咐下去了?”

    关山月应一声,容临作势往外走,江晚灵虽然不懂他们在打什么哑谜,还是赶紧伸手拉住他。

    “等等,你们说的……丢掉,是……这个意思吗?”

    说着拿起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两个男人憋着笑,同时给她个肯定的眼神。

    关山月肯定不是骗她的……江晚灵警铃大作,拽着容临的手更紧了。

    “那个……别……还是别了吧?凌霄……还是挺有用的。他可以回归娱乐圈嘛,最不济……放在山庄喂马也行啊!”

    关山月闭着眼扁扁嘴,懒懒一声,“他不配。”

    “那……”

    “媳妇儿,你要是揽下这事儿,可就归你管了。”

    两个男人不是要下狠手,就是干脆撒手不管,她能怎么办……

    “我管就我管吧。”

    反正她也不是治不了他……

    “那我先出去一下哦……”

    关山月没吭声,也没睁眼,江晚灵小心的开门出去。

    门口的男孩子见她出来刚想说什么,高大的身影就被小小的个子抬手拎着往她暂歇的房间去。

    容临倚在床尾处,看一眼闭目的狐狸。

    “你说晚灵会接受他吗?”

    “看他造化。”

    “你这老狐狸,嘴上冷言冷语的,还不是容着那小子放肆造次?”

    “看在小棠的面子上罢了。”

    容临笑笑,看向窗外,透过云层,好像能看到那个带着眼镜不苟言笑,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的男孩子。

    你放心,我们一定照顾好他。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