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暖不思 - 第27节 公主撩夫攻略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走进屋子,他们曾共枕而眠……

    盛辰南将左手的白色衣袖撩开,手腕上的红缎带异常醒目,上面还残留了些已经干竭的褐色血迹。

    此刻,异常想念那张烂漫的笑颜。

    双眸不自觉有些酸涩,他是在自责,自责自己分明知道车夫有问题,还自以为是将她置于险境。

    他轻轻抚上红缎带,似乎还有她残留的熟悉余热。

    皇城纷扰,他们,真的还有长厢厮守的一天么?

    作者有话要说:

    兰兮:想夫君,想夫君抱抱嘤嘤嘤

    第27章

    择日, 广陵军队一路行驶。

    “广陵王爷留步!”队伍后有人快马加鞭急匆匆赶来。

    郁白庭抬手示意,众人停下,回身望去。

    那侍卫勒住至前, 勒住马匹, 翻身行礼, 喘着气道:“王爷, 奉水鉴先生之命,特传急讯, 九公主不见了。”

    郁白庭面容一震:“你说什么?!”

    “九公主不在秉德,整个空山都找遍了,不知去了何处,没人看见……”

    郁白庭勒马回头,“所有人, 原路返回!”

    “王爷,皇城马上就要到了, 现在回去不妥吧。”队伍中不知是谁道。

    郁白庭眉头一紧,视线扫射向那人。

    那人垂着头,声色单薄,宽重铠甲分明是具娇小柔弱的身躯, 哪里像是军中将士。

    郁白庭顿了顿, 打量了她一番,沉默半晌,好久才对传讯的侍卫沉声道:“回去告诉先生,九公主安全, 叫他不必担忧。”

    那侍卫不解:“敢问王爷, 公主她……在何处?”

    他冷气:“照本王说的做。”

    “……是。”

    等侍卫离开,郁白庭睨了眼方才出声的人, 她也正巧暗暗抬头,触上他的视线,忙低垂回去。

    兰兮知道,他一定是认出她来了。

    郁白庭并没去戳穿她,而是率马继续前行。

    没走多远,池归带着鸣凤阁的兵卫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池归恭敬道:“陛下已允了广陵王爷归去广陵,王爷此番回来是要如何?”

    郁白庭未答,冷冷道:“鸣凤阁今日是要拦我了?”

    “若王爷执意要入皇城,在下只能阻拦了。”

    眼看着就要入皇城了,怎么这节骨眼上这么多麻烦,兰兮蹙眉,鸣凤阁的人在,怕是过不去了,她在最后边,于是悄声下马,趁人不备从侧边偷偷溜走。

    从这儿跑回皇城,也不远了。

    皇城的守卫松了不少,她从城门偷偷隐入都无人发觉。

    她走进安宁宫,便撞见了小茹。

    “公……公主?!”她一惊。

    “嘘,”兰兮示意她别出声,低声道:“我是偷偷回来的,别声张。”

    小茹眼睛一酸,自从盛将军的死讯后,一直在担心她,如今见到了,眼眶不自觉就开始流泪:“公主,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我没事,”兰兮拍了拍她,淡淡道:“帮我找身宫装。”

    小茹不解:“公主要做什么?”

    ……

    宫内,皇帝设宴。

    高台主座上是自然是北凉皇帝文成帝,只是此刻他满脸心事,比起过去苍老了不少。

    两侧则是坐满了文武百官。两侧离主座最近的位置,坐着燕北寻,挨着的是二皇子燕楚归。

    “少原君到——”

    终于,堂外有男子踏步而入,一身黑色锦袍,长袍暗处还有一些雅致的纹理,习惯性的还披了件深色大氅。黑色头发由一根银色发带束起,线条分明。

    褪去金戈铁甲,原本孤傲的棱角,少了些许漠然,虽依旧清冷,却比之前多了一丝柔和,这样一看,果真是俊美异常,正是盛辰南。

    盛辰南踱步而入。皇帝面前,盛辰南虽依旧清冷,却是多了分敬重。

    文成帝今日设宴,为了什么,燕北寻心知肚明。

    “里面说了什么?”殿外兰兮无声地问探头探脑的小茹。

    小茹缩回脑袋,压着声音轻道:“陛下在赐封,我再听听……”刚探出脑袋想去偷听,就被兰兮迫不及待地拉了回来,自己探了上去,便听到里头传来太监尖锐的声音在念诏书,除了金银珠宝,府邸俸禄,最重要的,是文成帝赐封少原君接任大将军,接管金玄骑,官居一品。

    “谢陛下,吾皇万岁。”

    清冷的声音一出,兰兮就觉得甚是耳熟,只是一时没想明白。

    随后殿里尽是朝臣们恭贺的声音,纷纷都向那人敬酒庆贺。

    兰兮紧皱眉头,盛辰南没有死,他没有死……父皇不能将将军之位转手于人!

    “你们两个还不快过来,敢偷懒,回去再收拾你们!” 一个大宫女带着奉酒的侍女们走来,以为她们是侍女里溜去的。

    朝宴侍酒的宫女不必在后宫侍奉,没见过兰兮也是情理之中。

    小茹回头想呵斥她无礼,忙被兰兮拦下应了是,拉着她走近队伍里,使了个眼色让她噤声,小茹才安静地跟着队伍进去了。

    兰兮端着盛着酒壶的银盘,稳稳当当地跟在后面,只是头低的跟地上有金子似的,她带了面纱,但也怕被文成帝和两个皇兄认出来,幸好人多,载歌载舞,没人注意她。

    她故意走到最前的案边,学着其他侍女,低头伏跪到其中一个案前为其布酒,她将托盘轻轻置于案边,执起酒壶替那人斟了杯酒,手如柔夷,肤如凝脂。

    她知道,宾座首位的,定是少原君。

    斟完一杯酒,却不见被人拿起,兰兮才悄悄抬了眼。

    这一抬眼,面前的人立马像是静止了,盛辰南略微一抖的手出卖了他的惊慌。

    即便是带着面纱,盈盈秋水般的双眸他绝无可能认错。

    盛辰南就这么从高处睥睨着伏跪在面前的女人,浅唇润泽,曲线妙曼,搭在腿上的手一顿,面无表情沉默半晌,才缓缓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良久,终于她微微挪动了一下跪着的腿,跪久了,膝盖上的刺痛让她有些不适,心里开始有些不耐烦,怎么还没喝完,她还等着结束了质问他呢。

    兰兮怨恨地低声开了口。

    “少原君少喝点吧……”跪疼了,想走了。

    可话一说出来,娇软如蜜,似在挠人心,听着反倒像是小娇妻在关心夫君的身子了。

    盛辰南抬眸睨了她一眼,黑眸深邃看不出情绪,须臾,将最后一杯酒一饮而尽,兀自起身走出殿内。

    总算能走了,兰兮垂着脑袋忙跟了上去。

    在朝臣们眼中,少原君升官大喜,喝醉了酒,看上了斟酒的奴婢,遂提前离殿带回自己府上去了,就是连文成帝也如此认为,喜日子,也就没叫人去打搅了。反倒是大皇子片刻后跟了出来。

    “哎哟……”兰兮捂住猛地撞上他背的头,这人怎么这么硬,跟石头似的,撞得她额间都微红了一块,吃痛埋怨:“突然停下是干嘛?”

    盛辰南转过来,皱眉沉声:“你……跟着我做什么?”

    不跟出来难道在殿里等着被发现么?她撇了撇嘴:“我……”

    “大皇子。”身后拐角处有奴婢请安的声音。

    兰兮心跳一顿,他怎么跟出来了,她左右探了一圈并无藏身之地,情急之下她想也没想,掀开身旁之人的大氅就缩了进去。

    大氅厚重,她也娇小,只要他不丢她出来,就发现不了。

    “你!”盛辰南冷峻的脸终于变了色。

    这女人,竟敢钻进别的男人衣服底下!

    “少原君。”

    刚想将她扯出来,燕北寻已从拐角出现。

    身后之人轻轻拽了拽他的衣袍,像是在祈求,沉思了片刻,最终还是没将她踢出来。

    “不,以后得叫大将军了,”燕北寻眉眼弯着,却丝毫没有笑意:“孤要恭喜少原君了。”

    “大殿下过誉。”盛辰南语气冷淡。

    “少原君方才怎么就要走了,孤还想等宴会结束,同你一起讨论政事呢,”燕北寻耐人寻味地一笑:“父皇总夸你年少有为,治理鸣凤阁有方,对朝政见解独到,孤得跟着多学习才是。”

    分明是听不惯父皇总当着他的面夸别人,父皇对他不满意,就跟出来找人家怄气,真是斤斤计较的小肚鸡肠。兰兮躲在大氅里,兰兮眼里涌出恨意,总有一天会让他的罪行昭之天下!

    盛辰南一直这么冷冷淡淡的,大皇子讨不到解气的话,也觉得没趣,敷衍两句就离开了。人才刚隐入弯道,她就被盛辰南一手扯了出来。

    第28章

    盛辰南沉了沉声:“你不是在秉德?为什么穿成这样在宫里?”

    兰兮一愣, 这少原君真是愈发没规矩了,想到他刚成了大将军,不禁生出无名火:“与你无关!”

    她如此反应, 盛辰南微滞, 也罢, 今时他是顶替将军之位的少原君, 难为她此番态度。

    此地绝非说话之处,他不能让燕北寻发现她回了皇城。

    兰兮没好气道:“别以为你现在是大将军你就有能……”

    还没说完, 她就被盛辰南头也不回地拽着胳膊离开。

    “哎……干嘛,你大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