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暖不思 - 第7节 公主撩夫攻略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盛辰南看见她,有片刻怔愣,但很快便恢复了清冷。

    闻言大臣们纷纷上前向兰兮请礼。

    “九公主是来寻盛将军的吧,那臣等就不打扰公主和将军了!”有几个大臣一副‘我懂’的表情笑了两声,众人恍悟,也纷纷告退,只剩下了盛辰南和兰兮。

    盛辰南本也是要走的,却被兰兮拉住,她嫣然笑道:“我等你好久了,盛将军一道吃早膳吧!”

    盛辰南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吃错药了?怎么今天突然唱起了红脸?

    兰兮见他不答,直接拉起他的袖子就要走,却被他拦下。

    盛辰南将袖子不动声色扯回来,视线从她身上移开,才淡淡说道:“臣不食早膳,公主不必等臣。”

    “盛将军,我当日在殿上所言绝非玩笑,也并不是在戏弄将军。”在他面前,她就像是一只被驯服的猫儿,甚是乖巧。

    盛辰南凝眸看她:“臣不过是个在战场打打杀杀的粗野将士,配不上公主。”

    兰兮含笑轻柔道:“什么身家样貌聚少离多我都不在乎!”

    他知晓她有多固执,沉默片刻,抿唇道:“臣究竟有什么好,值得公主如此?”

    “盛将军守卫北凉疆土,龙骧麟振,哪里都好!”兰兮又道:“你若愿意,我这就让父皇赐婚,就算你成了驸马,还是可以南征北战的!”

    盛辰南丝毫不为所动,全然没将她这个尊贵公主的话当回事,漠然依旧:“若公主是来说服臣接受婚约的,那么我的答案就是不可能。”

    “……”又被拒绝,兰兮略微有些急了,嗔道:“我都说了非你不嫁,现在人尽皆知,你若不娶,还有谁敢娶我呀!。”

    “……”盛辰南皱了皱眉。

    和皇帝说自己不想娶他偏宠的闺女,且不说抗旨,给公主难堪就已经是最大的罪责了。

    见他无计可施还欲言又止,兰兮才缓和了情绪,给了他个台阶。

    “将军先别急着拒绝,”她白嫩的脸上又流露出浅笑,转口道:“先与我相处相处,有何不可呢?”

    盛辰南无奈闭了闭眼,只能认命在心底轻叹一口气:“公主也别急着说爱,总有一天你会发现,并不值得。”

    “值得!”她笑颜清丽:“走,吃早膳去!”拉着他到后花园的玉兰亭,命人布置了早膳。

    玉兰亭是皇帝特意命人为她而建的,玉中兰亭,亭有珍宝。

    她今日穿着浅粉色轻纱,肌如白雪,齿如含贝,腰间的汉白玉阙衬得她甚是玲珑。

    兰兮咬了口凉糕,见他不动,疑惑地问:“不喜欢么?”她扫了眼菜肴,觉得都很好,都是她平常爱吃的。

    一碟金丝酥雀,一碟豆沙凉糕,一品官燕,一盅冰糖百合马蹄羹,还有两碗黑米膳粥。

    兰兮觉得大概是没有他喜欢吃的,便招了招手:“小茹,再去叫盒四喜饺和如意卷来,要不要再来壶信阳毛尖?”她是在问盛辰南。

    “不用了,”盛辰南示意小茹不必过来,又淡淡看兰兮,身子看着娇柔纤弱,但还挺能吃。

    “臣没有吃早膳的习惯,公主自己吃吧。”

    “没有习惯可以培养习惯。”兰兮不以为然,夹了块豆沙凉糕直接递到他嘴边。

    盛辰南没想到她会如此,下意识将头后移了半分,有些扭捏,见她没有收回去的意思,半晌才执起银筷将嘴边的凉糕夹到自己筷上,慢慢咬下。

    见他吃了,兰兮才满意地一笑。

    盛辰南只象征性地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一言不发地坐着等她吃完后才起身,低沉道:“多谢公主的早膳,臣尚有军务,先行告退。”

    兰兮笑靥如花地对着他:“好啊,那我明日再来找盛将军!”

    盛辰南刚打算走,听她这么说,回头想说点什么,谁知还没开口那人就抢先道:“那就这么说定了,盛将军慢走!”说罢直接旋过身快步有了,这是完全不给他拒绝的机会。

    他怔愣片刻,随即垂眸,转身之际余光扫见几步远的地上,落着一块汉白玉阙。

    兰兮走在回安宁宫的道上,心情愉快,脸上满是笑意。突然,有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她。

    “公主。”

    兰兮秀眉微蹙,回头一看,果真是沈薰。

    沈薰信步走近,不像那时忍气吞声,倒有几分的得意的姿态。

    她有些讶异沈薰出现在这里,不过很快唇边又绽开一丝淡笑:“沈四小姐病愈了?”

    沈薰掩唇轻笑:“只是个小病罢了,都怪臣女身子骨弱,受不住那些不干净的,让公主见笑了。”

    兰兮目光微微一挑,沈薰对她的态度怎么突然这么和气了,如此不正常,让她甚是不舒服。

    “四小姐进宫难道是来找本公主叙旧的?”

    沈薰笑了笑:“幸得皇后娘娘相邀,家母还在未央宫同皇后娘娘聊着呢,我闲着无事,随便走走,能遇见公主,很是开心。”

    母后请国公夫人去未央宫要聊什么?难不成她还是不死心要她嫁给沈铮……

    她敛了敛眸:“本公主有些乏了,就不陪四小姐了,四小姐自便吧。”

    “听说公主钟情盛将军,”兰兮刚转身,就听沈薰又扬起高傲的语气道:“可惜将军一生策马沙场,若是有一日不慎……守寡那可就是一辈子了,公主,听臣女一句劝,选驸马这事儿还是得谨慎再谨慎。

    兰兮冷了脸回头,眼梢勾起凌厉的神色:“沈薰,脾气这玩意儿我控制不住,我喜欢的人,你最好别嘴碎,言多必失这个道理,还没学明白?”

    沈薰飞扬的神情滞了滞,又淡淡一笑:“我是真心为你好,毕竟以后公主是要称我一声皇嫂的。”

    第8章

    皇嫂?怪不得她今日如此张扬,原来是进宫谈婚论嫁来了,也不知道她哪个皇兄这么倒霉。

    看她这般装模作样,兰兮冷笑:“你要嫁入皇家自讨苦吃,与我无关,但你要再敢说盛将军的不是,我有的是办法让你长长记性。”

    沈薰咬了咬唇:“没想到公主对盛将军这般痴心,可人家未必领情,我可是听闻那日殿上盛将军当场拒绝了公主你的一片芳心呀……”

    闻言兰兮拧了眉,明知沈薰是来看她笑话的,却无法反驳。

    “公主不是说要去将军府,怎么耽搁这么久?”

    两人齐齐回头,皆是一愣。只见不远处,盛辰南一身白羽铠甲,稳步走来。

    “盛将军?”他怎么在这,沈薰突然心虚起来,知道他阴冷狠厉,方才自己的话可别被他听到了。

    兰兮呆了一瞬,看见他眼睛立马亮了:“你怎么回来了?”

    银色面具下的眼眸不动声色地注视她,他语气仍冷冷淡淡的,但却少了份生人勿进的气场,“你说呢?”

    “嗯?”她此刻只有看见他压抑不住的欢喜,完全没有去理解他话的心思。

    盛辰南盯了她一眼,没说话,面无表情对着沈薰撂下一句:“还有事?”

    沈薰还在怔愣中,闻言正了正色:“无、无事……那臣女就不打扰将军和公主了。”

    沈薰扫了眼面前两人,勉强一笑,转身离开。

    盛辰南回眸,就看见身旁的小姑娘还在**裸地盯着他看。

    眼前突然多了块汉白玉阙时,兰兮才回过神来,她下意识摸了摸自己腰间,空荡荡的。

    “这是我掉的?”

    “不然?”雕刻着凤纹的玉阙也不是谁都敢佩戴的。

    他只是来送还玉阙的吗……兰兮又小心翼翼问:“那你刚刚说我要去将军府……”

    盛辰南瞟了她一眼:“你没说过。”

    “……”她立马反应过来:“我想去将军府!”

    盛辰南:“……?”

    兰兮用最正经的表情说着最无赖的话,一瞬不瞬看着他:“我现在说过了。”

    “……”盛辰南难得怔住,皱了皱眉。

    “臣……今日军中事务繁忙。”

    兰兮笑靥如花,欢天喜地,“无妨无妨!我可以自得其乐的!”

    他面容一僵。

    ……

    将军府。

    院中池塘,鱼戏莲叶间,泛起层层涟漪。

    盛辰南拗不过,只好带她回了将军府,他在处理军务,兰兮便在池塘边倚栏投食,真的是在自得其乐。

    池中有不少红锦鲤,在水草间穿过来,游过去,宛若红绸舞动。唯有一条最圆滚滚的,悠哉飘荡,不争不抢,每次只当她投到嘴边才悠悠开口。

    还真是条会享受的小胖鱼!

    她好笑的看着它,不抢吃的你怎么还能这么肥呢?

    她捡起脚边的小石子,往它边上扔了过去,惊起了一圈圈波纹也不见它打挺而走。

    “你在做什么?”

    声音熟悉沉稳。

    她忙回头,看着他走近。

    兰兮顿了顿,唇边露出笑容:“你池子里有条鱼,又肥又懒,”她指了指,玩笑道:“若是煮汤,绝对鲜美!”

    盛辰南面不改色,没有丝毫心疼:“嗯。”

    “公主想吃就叫厨房煮了吧。”

    兰兮笑容一滞,本是想逗逗他,谁知道他全然不当回事。

    “……这池锦鲤生得这般好,你就不心疼?”

    “不过是条鱼。”心疼什么?

    “……我开玩笑的,”她撇撇嘴,觉得没意思:“要吃也不能吃它们呀……你看它,这样舒坦,也是可爱,”兰兮又朝它嘴边扔了些鱼食,逗它道:“是不是,小包子?”

    圆得确实像只包子。

    盛辰南看着池子:“像它这样的,在这池里,早晚饿死。”

    兰兮不同意:“明明就吃得很胖啊。”

    “那是下人怕它死了,单独喂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