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寒 - 二十渡雨(10) 暗尘旧香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耳边是女人令人面红耳赤的呻吟声,或高或低,毫不加以掩饰。

    瞿渡睁开眼,看见一个女人躺在身下,浑身赤裸,遍布吻痕。他的手握在她的乳上。

    他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身体已经不受大脑控制,在她身上驰骋着。

    女人断断续续地叫着,让他再重点,再快点。

    他挺动腰身,把自己送入深处。

    一种陌生的快感快而猛烈地席卷了他,叫他分不清天上人间地狱。

    在女人的娇喘声中,他逐渐看清了女人的脸。

    如同迷雾拨去散尽。

    是谷钰。

    她表情迷离,明显陷在情欲之中,甚至有些狂乱。

    她眯着眼暧昧地笑,极度妩媚:“哥。”

    ……

    瞿渡猛地惊醒。

    从梦境抽离,现实生活中的位置,却是学校宿舍。

    天微亮,室友仍在酣然而睡。

    那次意乱情迷的后遗症,导致他时不时会做类似的春梦。

    离开澜市回到学校,忙碌的课程压得他没空做梦,但一旦闲下来,就不可避免地会梦见她。

    大概是,触及不到的人,要约她去梦里见。

    他犹且庆幸,那次没真的要了她。这种事,是会食髓知味的。

    他又躺了会儿,听到手机闹钟响。

    六点半了。

    室友们挨个地爬起来。

    瞿渡一反常态,居然多赖了五分钟床。

    各种医理课、药理课、实验课、选修课、讲座排得满满当当,白天根本没空想谷钰。

    只有那么少的可怜的一点睡前时间,去想,她学习是否还如意,考试有没有发挥失常,早中晚餐吃得怎么样。

    还有,是不是像他想念她一样,那么想他。

    在一天的忙碌开启之前,他贪念着脑海中浮现的与谷钰的温存片段。

    她娇俏地笑,她抱着他的胳膊叫“哥”,她仰起头,回应他的吻……有关她的一切在脑中走马灯似的快速略过。

    五分钟,已经足够他们穿戴完毕;五分钟,已经足够他想一遍谷钰。

    五分钟,已经足够珍贵。

    他不敢再奢求更多。

    *

    谷钰高叁后,谷菁考虑到她学习,不准她用电脑。

    只在周末的晚上,谷钰才有机会,用家里座机打电话给瞿渡。

    她知道瞿渡忙,从不跟他说太久。

    十分钟,她给自己规定这么长时间与他通话,可最后想多说几句话的,却是瞿渡。

    饶是谷钰成绩好,作为一名高叁毕业生,也并不轻松。

    各种考试,练习,评析试卷,一重接一重地赶上来,像一道道鞭,抽着人往前跑。

    考普通一本,谷钰游刃有余,但想上s大,这一年就不能松懈。

    瞿渡是挂在她眼前的诱饵,既给她动力,也给她指引方向。

    s大医科分数线高,她不能好高骛远,首先得上最低投档线。

    她有明确目标,累是累,但至少不会迷茫。

    考试不能保证稳坐钓鱼台,她会受到各方面的压力,也会发挥失常,考得差。

    不知是出于爱屋及乌的心理,还是对她本身的期待高,她一旦成绩下滑,班主任就会找她谈话。谷钰甚至被她说得掉过眼泪,虽然她很快抹了,但还是被路过办公室的同学看见了。

    他们都说她对谷钰太严格了。

    付绫言也来安慰她,说班主任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到底是希望你好的。

    谷钰没忍住,跟瞿渡抱怨过一次。

    瞿渡说:“成绩有起有落很正常,你要根据自身的弱点,加以提升,高考说到底是考基础,你基础很稳,要对自己有信心。”

    谷钰低低地“嗯”了一声。

    听出来她心情仍有些低落,他又说:“至于班主任训斥你的话,你捡些能听的听就好。估计是我那叁年没听过她几句话,知道你是我妹妹,想从你身上找补回来。”

    谷钰噗地笑出来。

    听见她笑,瞿渡就放心了。

    挂电话前,他温柔地说:“小钰,我在这里等你。”

    他已经很久没这么叫她了。

    仿佛是誓言,美好得让人心动。

    谷钰又“嗯”了一声。

    有他这句话,接下来的两百多天,似乎也没那么难熬。

    *

    国庆节,谷钰只有叁天假。

    瞿渡回澜市,没提前告诉她。

    本来是没空的,想到一个多月未见,下次放假,只能到寒假,还是推掉了兼职,抽时间回去。

    最重要的是,他很想谷钰。

    以前想她,还必须强力压下,如今没必要了。

    十月一号那天,谷钰睡得昏天黑地,突然被人掀开被。

    她伸手去拽被子,嘟囔着:“妈,让我久睡一会儿,难得放假。”

    瞿渡看了眼手表,已经九点了,不禁失笑。

    他走到窗边,将窗帘拉上。

    今天是大晴天,怕太阳升上去,阳光刺眼,扰她瓷砖地。睡眠。

    谷钰一觉睡起来,发现屋里是暗的。

    窗帘有两层,一层厚,一层薄。被拉上的是厚的那层,阳光尽数被挡在另一个世界。

    她自己没拉窗帘的习惯,谷菁尊重她隐私,也是没那个闲心思,一般情况不会进她卧室。

    她想到一种可能,鞋也没穿,拉开门,跑到客厅。

    厨房传来翻炒的声音,还有红烧猪蹄的香气。

    肯定是瞿渡。

    谷钰噔噔噔跑进厨房,一把抱住他的腰。

    “舍得起床了?”

    瞿渡拍了拍她的手臂,示意放开他。

    谷钰摇摇头,“哥,我好想你。”

    瞿渡干脆关了火,拉开她圈住他的手,转过身,面对她。

    想说什么,视线落在她脚上,眉一皱:“怎么不穿鞋?”

    谷钰说:“急着来找你,忘记了……”

    十月份地面凉,厨房又是瓷砖。瞿渡两手穿过她腋下,将她整个人举起来。

    猝不及防双脚离地,谷钰惊呼一声。

    下一秒,他的吻落下来。

    瞿渡一手抱住她,一手托起她的臀,谷钰心领神会,双腿环住他的腰,双臂攀住他。

    他吻得力道不大,却在一点点地蚕食着她的意识。

    时隔多日的吻。

    谷钰积极回应,到后面,被他亲得浑身发软,就有一搭没一搭地迎合。

    在厨房这逼仄的空间接吻,身体紧贴,皮肤摩擦,静谧且亲昵,空气似乎也在悄然升温。

    谷钰被他吻得快喘不上来气时,瞿渡才稍稍后撤。

    他们额抵着额,谷钰说:“怎么回来不告诉我?”

    “惊喜,不喜欢吗?”

    “嗯……你待几天?”

    “你开学那天走。”瞿渡又亲了亲她,“去洗漱换衣服,等下吃饭。”

    “啊,我没刷牙,那你还亲我?”

    瞿渡放她下地之前,摁着她的后脑勺,又亲了两分钟,身体力行地表明不嫌弃。

    瞿渡在飞机上没吃什么东西,但看到她之后,疲惫和饥饿感也没那么强烈了。

    谷钰啃着猪蹄,含糊不清地问他:“你住那边还是这儿?”

    那边是指瞿奕家。

    “我回去住吧,暑假没回去,总要做个样子。”

    而且后妈也快生了,无论是否乐意,瞿奕毕竟是父亲,明面上的孝道要尽。

    暑假那会儿,他只和瞿奕、后妈一起吃了顿饭。

    席上,瞿奕也没多问他什么,吃完饭,他准备回谷家,他叫住他,给了他一万块,让他好好学习,就算做兼职,也不要太累了。

    瞿渡有张卡,专门存瞿奕给他的钱,除了交学费,他没动过,攒了几年,竟存下一笔不小的数目。

    至于攒下来做什么,他也没想法。

    一开始是想,如果谷钰嫁人了,就给她做嫁妆。

    现在……

    谷钰“哦”了声:“那你多劝劝爸,让他少喝点酒,你是医学生,劝劝还是有用的。”

    瞿奕信科学,多少会听点瞿渡的话。

    “好。”瞿渡揉了揉她的头,有时候,他也希望谷钰不要这么懂事。

    太懂事了,反而更让人心疼。

    *

    瞿渡回到瞿家,后妈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听见关门声,她偏头,见是瞿渡,她立即眉开眼笑:“瞿渡回来了呀,跟你爸打电话了没?”

    “还没有。”瞿渡将一个袋子放在茶几上,“这是给你买的按摩仪,挺着大肚子,用用会舒服些。”

    沉宛清客气地说:“谢谢你啊。”

    瞿渡声音不咸不淡:“应该的。”

    “吃晚饭了没啊?要不要叫阿姨再煮点吃的?”

    “跟谷钰一起吃过了。”

    沉宛清的笑僵了下,说:“瞿渡啊,我还是得说两句,你也别老往那边跑,虽然知道你爱妹妹,也要顾及下你爸的心情吧?”

    说到底,他还是姓瞿。之前他在谷家住了一个多月,瞿奕虽没说,但沉宛清知道,他并不开心。

    有谁会乐意儿子一直往前妻家跑?

    瞿渡拖着行李箱回卧室,说:“所以这次我回来住了。”

    沉宛清听见关门声,轻吐了口气。

    她明明比他大几岁,但每次跟他说话,总觉得是自己气势矮一截。

    或许是因为自己内心有愧。

    瞿奕回到家之前,瞿渡没出过房门。

    沉宛清给他使眼色,瞿奕拍了拍她的肩,说:“你去睡吧,没事。”然后走过去,敲了敲门。

    “进来吧,我还没睡。”

    瞿渡坐在书桌前,正在用电脑写论文。

    瞿奕在沙发上坐下,瞿渡完成最后一节,保存文件,将电脑关了。

    转椅转过去,瞿渡不卑不亢地直视父亲,说:“她跟你说了?”

    瞿奕说:“宛清也没说错,你老往那边跑确实不像话,小钰你可以见,但没必要住在那边。”

    瞿渡说:“比起你,或者这个家,她更需要我。”

    瞿奕蹙眉:“小钰长大了,也该独立了,怎么能小时候一样,事事依赖哥哥?”

    “她再独立,情感上的需求,也永远无法代替。”

    瞿奕叹了口气:“你们兄妹感情好了这么多年,难以分开我也理解,但你们也不可能永远在一起,你要娶妻,她要嫁人,以后会来往得更少,你要试着切断这份羁绊。”

    瞿渡认真地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不可能。”

    他这辈子都不可能亲自去斩断这段感情。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