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寒 - 五 (1) 暗尘旧香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她推开玻璃门,走进理发店时,只有一个男人坐在理发椅上。

    天花板上的风扇叶呼呼地转,男人穿一件t恤,袖子高挽,露出结实的膀子。上面布着密密的汗珠。

    他低着头,粗粝的指头翻着本什么。

    “剪头发。”她径直坐上沙发床。

    男人应声回头。

    赵善看着他的脸,眉毛粗黑,唇泛着乌色。汗顺着下巴滴进衣领。那一片早濡湿得深了色。

    赵善笑了下:“以前没见过你。”

    “嗯。原老板把店卖了。”男人站起身,从旁边的架子上拿过毛巾,“先洗头吧。”

    赵善抬起胳膊,解了脑后的皮筋。一头青丝披散下来。

    她穿的衣服,袖子很短,抬起时,露出很多风光。

    他不由自主地看了眼她的腋下。

    她腋下没有腋毛,非常干净,浮了层油亮的汗。衣服宽松,他看到了一线白色的蕾丝。

    “你叫什么?”赵善将双腿放上来,笑着问他。

    不知为何,那笑叫他想起高中的老师。他犯错事,她就是这么笑着,在办公室里,责问他,知不知道错在哪里,以后还敢不敢再犯。明明声音不大,却叫一个高大健壮的男生畏缩着。

    不同的是,老师眼角的纹路像是刀刻般地深,而她更年轻,皮肤紧致。

    “宋在寒。”他将毛巾和一个塑料袋掖进她衣领里,扶她躺下,“怎么剪?”

    赵善本就是心血来潮,想了想,没主意:“随你吧。”

    宋在寒取出花洒,开水,水呲呲地浇在盆里,问她:“冷水还是温水?”

    “温的吧。”她睁着眼,看着他额前一点头发。

    似乎躺得不舒服,头往上抬了抬。这样一来,他说话离她更近,温热的呼吸近在咫尺。

    宋在寒不动声色地退了半步。

    他放了会水,将她头发淋湿,便关上。

    赵善听见挤压洗发液的声音,便秘似的。

    凉凉的洗发液揉在她头上,他把她头发搓成一团,十指挠着她头皮。

    “帅哥,你力气有点小啊。”

    宋在寒默不作声,指头加了点力道。她眯起眼,觉得享受。

    他偏过头,问:“行吗?”

    “行。”

    他看着她的红唇像蝴蝶翅膀一样张合。

    赵善头发软,又长,沾了水,握在手里如绸缎一样软滑。宋在寒没摸过绸缎,但他估摸着,应该是这手感。像握了一团阴沉的乌云。

    墙上贴了海报,边角翘起,都是女人的照片,她知道,那是供客人挑选的发型图。

    赵善看了会,问他:“结婚了没?”

    “没。”

    “女朋友呢?”

    “也没有。”

    赵善像很满意,笑眯眯地看他:“多大了啊?”

    “比你大。”

    平常也有话多的客人,可从未有像她这样,一个劲地问私人话题,且也不会已经见他冷淡,仍是没完没了。

    像只麻雀,叽叽喳喳的。

    “哟。”赵善乐了,头仰了仰。

    他猝不及防对上她的视线,惊得他手下动作停滞了片刻。

    “我说我过中年了你信吗?”

    他仔细打量她片刻,摇了摇头。

    这话凭谁听,也不会信。

    除了打扮成熟,说她刚二十,也有的是人信。

    “好吧,不到三十。”赵善分明没得逞,却也咯咯笑着。

    她缩回头,双腿拱起来,脚趾头一翘一翘的,似个十八岁的姑娘。

    宋在寒不紧不慢地冲尽了泡沫,三次来回后,将她拉起来。他握着她的胳膊,软细,带点汗的湿黏意。

    赵善坐在他先前坐的椅子上,看见那本他翻的书。她倾身拿过来。

    很大一本,铜版纸,泛黄,还沾着油污,上面全是女性的发型。翻了翻,觉得没趣,又扔回去。

    他抖了下理发布,给她围上,用夹子在脖后夹紧。

    赵善看了眼,理发布是白的,也是一大片污渍。不知道多久没洗过了。

    “不开空调吗?”她拨开粘在脸上的湿发。

    宋在寒愣了下。就这么一会,他脸上尽是汗,缓缓地下滴。

    他自己习惯了,却忽略了女人的感受。

    他说:“你热吗?热我就开。”

    他却不等她应,找了空调遥控器,对着挂式空调按了两下,接着关了风扇。扇叶吧嗒吧嗒地停下。

    空调很老了,像耄耋之年的老人,沉重地喘着气,仿佛下一刻就会咽气。

    冷气有一搭没一搭地往外冒着。

    宋在寒两只手,操着梳子、发夹、剪刀,开始给她理发。

    赵善看着镜子,镜角碎裂,弥久不换。有看头的是镜里的人。

    男人长得不算多帅,但胜在耐看。脸略微黝黑,鼻梁算高挺,眼睛是单眼皮,却意外地很有魅力。

    “别低头。”他手掌控住她的头。

    “帅哥,”赵善笑他,“别这么严肃嘛,容易把客人吓跑的。”

    他不搭理,弯着腰,时不时转个方向。

    他手法尚算熟练,沿着发尾,很快剪到了齐耳处。

    理发布下,赵善叠着两条腿,说:“最近客人多吗?”

    宋在寒回答道:“还好,最近天热,主要都是男顾客和小孩儿。”

    她笑了声,身子在布下动了动,“但你为什么在看成年女性的发型图?”

    他侧了下身,她从镜里就看不全他的脸。他让她脑袋偏了偏。

    “因为比较难,所以想多学一点。”

    他的手指,一会儿捏着她的头发,一会儿又摁在她的脖颈上。指腹是滚烫的。

    赵善忽然问:“会染发吗?”

    宋在寒思忖着,要说会,他又没真给客人染过;要说不会,但学理发时,也给学会了。

    “应该……可以。”

    “那你准备下器材,我明天下午来染。记得,就我一个人。”她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胳膊。

    他没为她的话语和动作多想什么。结果,下一秒——

    她的手顺势划过他的裆前。

    那轻飘飘的一下,让他觉得是错觉,否则,那处也不会毫无动静。敏感如它,竟未反应过来。

    宋在寒抬起脸,看见她的镜像在笑。这个女人的笑,像暗伏杀机的豺狼虎豹,伺机而动,将猎物一口吞噬。

    他喉咙发干,手心生出汗。他在想,她的意思是不是如他所想。

    “怎么了?继续呀。”她的尾音柔柔的,带了点嗲。

    这番话,令他更加怀疑刚才的事情,究竟是否发生过。可她委实笑得暧昧,仿佛就是笑给他看,让他确认:他没想错。

    饶是思绪乱了,动作却不可乱了分寸。

    他捻着她的鬓发,冰冷的剪子沿着她的下巴颏剪落一缕黑发。断发缓缓掉落。

    他利索地剪完,收起剪刀,最后推干净碎发。他用海绵扫去她脖颈上的头发,将夹子一取,理发布一揭。

    他抬眼看时间,他以为很快,也是半小时过去了。

    赵善对着镜子,打量了自己一番。

    比她想象中的要适合她,会给人干净利落的感觉,更凸显她略强势的气质。

    她很满意:“多少钱?”

    “二十五。”他拿过一块毛巾,擦着手上的头发屑。

    “行。”赵善笑了笑,“明天一块儿给你。”

    本来没这规矩,但宋在寒不知怎么开口,索性不吱声。

    她视线上滑,定格在海报上。

    赵善最后从鼻腔里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笑,拉门走了。

    甫一出门,四面八方的热浪袭来,像是突然进了桑拿馆。

    理发店门口两侧分别摆着红蓝转灯,时光像是倒溯回了几年前,街上可见的理发店前,都要摆着这两盏灯,仿佛指引人迈入。

    *

    正值吃饭时间,街巷里飘出饭菜香,辛辣的、清甜的,如同五味俱全的人生。

    茶馆老板娘养的狗,听到了主人的呼唤,摇着细长的尾巴,屁颠儿地回家。

    街上几乎没什么人。

    太阳很大,赵善却没打伞,皮肤在阳光下,白得发亮。那是汗。

    她看了两眼那红蓝转灯。灰扑扑的,没接电。

    她径直走进理发店。

    宋在寒坐在一张小桌旁,边端着碗吃饭,边翻书阅览。菜色简单,一碗蒜薹炒肉,一碗青菜。

    他回过头,见是她,咀嚼的动作忽然停住。

    第一瞬间,想的是:她不是说下午吗?怎么才中午就来了?

    第二瞬间,想的则是:外面太阳那么大,她怎么什么防护措施也没有?晒得脸透出一层绯色。

    “还在吃饭呐?”

    赵善自顾自地在他身边坐下。

    他似乎若有若无地,闻到了一缕香气。

    是香水,还是洗发水?

    宋在寒很快嚼完咽下:“嗯,你吃了吗?”

    “没,”赵善笑盈盈的,“要不你给我舀碗饭,一起吃点?”

    宋在寒本是客气,没料到她不按常理,默了会,如实说:“没饭了。”

    她像个不知生气的戏子,笑意不改:“开玩笑的,你吃吧。”

    他忽然有点食不下咽。

    他放下碗筷:“先给你洗头发。”

    力道有点大,“啪”的一声响,像带了豁出去的意思。

    “行啊。”赵善风情万种地撩了撩头发,在沙发床上躺下,“把门锁了,帘拉上吧。”

    门是玻璃推拉门,前老板又另外挂了条布帘遮阳。

    宋在寒掏出钥匙,将门锁住,又扯了帘,屋里登时暗下来。明明是一天中最晒的时分。

    然而,仍有一部分光,坚强地穿过布帘,在地面映上暗纹。

    那是布帘的花纹。

    喉咙发干,他难耐地咽了口唾沫。

    他清醒万分地知道,自己此时此刻正在干什么。

    前一夜,他整晚辗转反侧,始终睡不着。

    他这个年纪的男人,正是欲望最强的时候,但也没想找女人。

    忽然有这么个人出现,暗示他,让他和她上床。

    让宋在寒觉得在做梦。

    可眼前的那个,躺在给客人洗头的沙发床上,准备宽衣解带的人,却是实实在在的。

    ——————————

    好吧,这篇的名字和我笔名是一样的,注册popo的时候,也懒得想了,直接顺过来用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