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桑榆 - 第八十六章黑化 穿越之病娇女配要回家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玉临月顿感不妙,她想要跑出门去。恶婆几人眼疾手快的将她抓住,她这个娇小姐自然是挣脱不得。几人抓住她将她按到了床上。

    玉临月手腕被她们抓住动弹不得,如果贸然行动恐怕伤到自己。她心中却是愤恨极了,她不喜欢这样被人强迫。

    恶婆端着黏糊糊的黑色汁液来到她的面前,玉临月将头移开,眼神冰冷的斜视着抓住自己双手双腿的几人。

    恶婆见她这般心中恼火,便冷然一笑,左手钳住玉临月的小嘴,右手直接端碗灌进去。玉临月不停的挣扎着。

    药汤从她的嘴角不停的溢出,脏了她的脸色,湿了她的衣裳。玉临月呛到不行,汤药流入她的气腔,让她不停的干咳。

    恶婆却没有半分放手的意思,直到这碗里的药水都灌入玉临月的口中,她才停下。“我们走。”说着,几人才放开玉临月跟着这婆子出了院子。

    惜夏赏秋连忙上去给玉临月顺气安抚着她。玉临月此时在床上动弹不得,元气大伤。她不停的干呕着,心里充满了仇恨。

    这个该死的古代,她是造了什么孽,才会来此处受苦?她凭什么不能反抗,她偏要反抗!她要变强,她要杀了欺辱她的人。

    不知过了多久,玉临月才恢复过来。几人服侍着她休息,才退下。“惜夏,你留下,我有话对你说。”

    “是,小姐。”惜夏领命,心中却是猜测,莫不是她知道些什么了。

    “我知道,那日,是你救了我。”玉临月道,她刚才又想了那日的事情,想明白了,那日是她救了她。

    “小姐,说些什么,惜夏不明白。”惜夏道,心中却是在想,接下来,自己该如何做。

    “你放心,我不会像任何人拆穿你的事情,这对我没有好处。”玉临月道,“我只是想让你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比如,教我武功。”玉临月目光如炬的看向惜夏,带着一种暗藏的炽热。

    惜夏的心中了然,知道她是存了这个心思。她的心中有了些许犹豫,最后她想了想玉临月日后的事。这,倒也是做了件好事儿。

    “惜夏只是区区一个丫鬟不懂什么武功,不过小姐想学,我倒是可有教小姐。”惜夏道。

    “明日开始。”

    玉临月瞧着惜夏离去的身影,心中难掩激动。

    翌日,玉临月早早的起身,屏蔽开其他人之后,二人在房内密谈。惜夏取出一册古旧的图书递给玉临月。

    玉临月翻开,只见里面全是香艳场景,赤裸的男女交迭在一起,每张图上还题写不少艳词。这是何意?玉临月心中有惑。

    惜夏解释道:“我瞧小姐有意学武,只是这武功只有自幼研习,坚持不懈才能有所造谣。然小姐半途而学,即使天赋异禀,也不能尽得其意,更有甚者,欲速不达,反受其害。”

    “此书是原有一宗门名曰合欢宗的武功秘籍,以男子都精血为引,吸取别人的功法化为所用。短期速成,我觉得十分适合小姐。”

    “只是,小姐需要注意,这武功以精血为引,若是没有精血,这武功便会减弱。还有就是,小姐不可贪墨,吸取他人功力时,切不可被人发觉。”

    “小姐要时刻记住,定要克制住自己的脾气。修了此术,小姐的悲喜憎恶会放大数十倍,便容易伤人伤己。”

    玉临月点了点头  此刻她已经顾不得许多,她是定要练下去的。于是,她和惜夏二人便在房内,修习起此书的内功心法。

    恶婆觉得这几日,这玉小姐倒是变得乖了起来,药恭恭敬敬的喝完,整日在自己的小院里不出不迈,倒也是省事儿了。

    此时的玉临月端坐在床上正与惜夏对掌,她面若桃花,香汗淋漓,末了,嘴上溢出丝丝鲜血。惜夏见此便收了掌。

    她起身道,“小姐,你还是先好好参详这功法在好好修习。”

    玉临月起身,近日她练功遇到了瓶颈,便是左思右想也突不破,还让她伤身。她翻着册子上的图画,好几幅让她面红耳赤。

    她心下当是一激灵,这热感与她练功之感有几分相似,若是她解了这身上的燥热,便去除了瓶颈。

    她自然是想到了玉临华。她心中越发的矛盾,宴会回来他们二人便未曾见过,吵架之事浮上脑海。此刻,她若是却找他,被他甩了脸,又当如何?

    玉临月又觉得自己多了几分龌鹾,这男女间的欢爱本是至纯至情,她却是想让他当自己的炉鼎了。她觉得自己显得可恶。

    玉临月想罢,又觉得她自己实在是太过于自省了,一个人都说会杀你的人,又为何不能把他当炉鼎?你与别人至情至性,别人还觉得你愚蠢至极。

    此时此刻,她还是刀俎上的鱼肉,若是不能自救,在下一秒,不吃是被蒸还是煮煎还是炒,被人吞入腹中。

    玉临月乖巧的喝完了药,待到这群人走后,她便去了玉临华的书房里去。她派人去打听过了,这几日,他一直都在研习兵法。

    这次的她倒是一路畅通无阻的顺利,她提着吩咐人做的莲子粥便打开了他的书房。“兄长。”

    玉临华正在翻开什么东西,瞧见她来,便拿开,问道,“你怎么来了?”声音不悲不喜不愠不怒。倒是让玉临月摸不透他的性子。

    饶是他的动作迅速,玉临月却看到他翻阅的是张赵国的地形图。玉临月施施然的将食盒放在桌上。

    “我瞧着兄长几日辛苦,便做了莲子粥,拿给兄长品尝。”玉临月笑盈盈的道,说着便取出莲子粥捧到玉临华的面前。

    玉临华闻着她身上若有若无的桃花香,觉得有些香甜。他接过莲子粥知晓无毒后,便尝了几口。

    “兄长,这粥的味道如何?”玉临月俯身在他的耳边道。

    “不错。”玉临华道,这粥味道倒和府里的某位厨子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碗粥下肚便让他生了燥热之感。

    玉临月冰凉的小手抚摸着玉临华泛红的脸蛋,故作惊疑,“兄长,你的身子,好生发烫。”说着,说着便牵引着晕乎乎的玉临华到床上。

    玉临月瞧着在床上发热难受的玉临华,她涂了催情香桃花千日醉,又是用了炖了六个时辰的十几根虎鞭和驴鞭熬的汤水煮粥,他怎么能不上钩。

    何况这些都是书上教的,除了些许香气,他便是大罗金仙也察觉不出什么。这玉临华便着了她的道。

    这药能让再刚猛的男人都软筋脉,变成她的裙下臣。瞧着玉临华躺在床上,衣衫半露,娇艳欲滴的躺在床上,发出些许呻吟,又不得动弹的样子。

    玉临月觉得狼血沸腾。她纤纤玉指,将玉临华的衣服缓缓地褪去腿根,露出他的茱萸和小腹。他的肤色微黄,还有些许的刀疤。

    她不觉得那些疤痕丑陋,她觉得性感极了,想用皮鞭在他都皮肤上打出一道道鲜红的血痕,然后她一点点的舔舐他的鲜血。

    玉临月将他的腰带和发带扯下,又将自己的也扯下来。她有模有样的将这些拿来绑住了玉临华的四肢。

    玉临华半醒半梦间就看到这幅场景,他一个堂堂将军正半身赤裸的被人绑住床上,动弹不得。

    而他的妹妹,那个即将成为叁皇妃的女人,正居高临下赤身裸体地看着自己,不对,她穿了层薄纱。

    去┆看┋书:woo18νip﹝wσo18νip﹞woo18.v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