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桑榆 - 第九十一章病娇 穿越之病娇女配要回家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玉临月在京城的街上狂奔了许久才停了下来。她气喘吁吁的擦了擦脸上的热汗,打算找了个客栈休息一晚,明日去此前慕容衡告诉她的地方去见逍遥子一面。

    第二天,玉临月睁开眼,看到还在客房中心里安心下来。外面天才蒙蒙的亮,她结了房钱拿了行李,早早的到了转角处的茶楼喝茶等着。她画了简单的装容穿了男装,倒也不怕被认出。

    不知过了多久,玉临月只见一辆马车缓缓地驶过来。她心中犹疑是不是她所等的人。而此时店中的小二给她碗里加水却暗中递给她。玉临月接过字条赫然写道叫她到马车中去,落款正是无恨公子。

    玉临月心中又喜又怕,她知道给他传信之人是太子但是她又知自己仍然被人监视。而她现在毫无退路,她瞧着马车到自己面前,毫不犹豫的进入车内。

    赶车的小童见怪不怪的继续赶着自己的车。玉临月进了车内,只见一身着白衣仙风道骨的人坐在车内,沁人心脾的香味从香炉冒出。这人便是逍遥子。

    逍遥子的年纪比等同于玉临月的父辈,大概是修道的缘故显得比父辈年轻一些。“大师,小女玉临月,想求问大师回家之路。”玉临月试探的看到逍遥子,她不知这人是真是假,却还是不敢说出自己穿越的事情。

    逍遥子睁眼看她,“你不必说了,殿下已经告诉你的事情。”玉临月心中的怀疑落定这太子殿下一定是知道些什么。他和自己一样是穿越的,还是他身边有人是穿越的。

    “那大师,我该如何做?”逍遥子瞧着玉临月热切的目光,他想起十几年前也是有人带着更炽热的目光询问他。但是,他想到自己如今的处境,他是绝对不会这般做了。

    他从来都不是圣人。昔日是迫不得已,日后,他常常会觉得后悔,只能寄情山水,隐于林中,忘掉红尘俗世。只有在她每年忌日时候,才来上一炷香。

    “这位小姐。你在此处便是有缘,此地有你的父兄,日后你便会有夫有子。你需遵从叁从四德,相夫教子,这便是你的家。至于你说回家之事,那是绝不可能。你来此是天意,你走便是逆天而行。”

    玉临月心中大怒,她原以为世外高人的谈吐见识自当不同,竟也不过如此。她怀崇敬之心,他却以父权羞辱自己。“你算什么世外高人,我看也不过如此。”

    “我本就是我。父兄与我何干?为何要女子叁从四德?男子就不能相妻教子?你在教我做事?”

    “何况,我这人决不信天。若是天意如此,我偏要逆天而行。逍遥子前辈,你既然无法助我,那临月告辞。”玉临月跳下了马车。

    她想来自己在古代处处受父权女德的禁锢。景王动手打她只觉得是理所当然,皇帝赐婚给她她不能违抗君权,出嫁要是处子之身这便是女德。她昔日未能反抗一是为了活命,二是为了回家。可是,这人竟然说她应该遵从这社会的糟粕,留在这里。

    她心中愤恨不已。若是逆天那便逆吧,她现在觉得自己疯了。她的思维正常头脑清晰,是她的心里疯了。她大部分信了逍遥子回不去的话了。

    她想自己穿成是文里的女配,凄凄惨惨的女配。但是她想自己穿的是女主会好吗?好像也不能。她是她,她有自己独立的人格和思想。她不是文里的那个人,不是书里的那个人。

    她昔日还对占了玉临月的身份感到愧疚,希望她早日回家让正真的玉临月回到身体里。现在她突然开始自私起来,理直气壮的自私。她为什么要在意,她已经回不去了,以后她就是玉临月。

    既然身体和灵魂是她自己的了,她为什么要在意其他人的想法哦,从现在开始,她就是玉临月,她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她现在不怕死了,想起这几个月的步步为营,她要想怎么活就怎么活。

    她有那么半秒是想去死的,可是好死不如赖活着。她对自己下不了,她也不是求死的意愿十分坚决。若是别人给她来个痛快算了,自己杀自己是绝对不可能的。

    玉临月回到了房中,她要了几坛的酒。她不喜这酒的辛辣,却爱它醉人的那种迷幻之感。她不知道喝了多少径直的昏了过去。玉临月模模糊糊的看到有人似乎将她抱起,可她全身无力什么话也说不出。

    玉临月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在昨日的新房之中,她心底不免的有些大吃一惊。如今已经是晌午了,她起身看到门外还是那几个丫鬟,好像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似的。可她知道是有人将她带回来了。

    她想了想,难道是谢子归的那个大哥,叫谢子商的那人。她想昨日换婚的事儿估计会被叁皇子发觉,再不济今日也会。她瞧着她在谢府风平浪静的样子,看来是默认了。说不定这个叁皇子也是参与其中。

    “你们进来,替我梳洗。”玉临月打开房门叫外面的丫鬟进来。而此时玉临月醒的消息被人传到了谢夫人的耳中。谢夫人喝了口茶正等着她醒过来。

    她收到了宫里太后的密函,这算个什么事儿。景王府的两位小姐竟然换嫁。外面传的厉害说是这玉临月早就芳心暗许谢子归,二人之间早有牵扯,于是就胁迫庶妹换嫁。这不是一桩笑话,没想到传到他们的身上。

    今日,这叁皇子一早便入宫去请皇上责罚,没一会儿这景王又进宫去了。这父子君臣在御书房谈论了许久。最后这景王没管教好女儿削了兵权,叁皇子被罚在府中禁足一个月,这叁皇妃被贬为侧妃了。

    而这玉临月确是走了不少的好运,皇上念在景王和玉临华将军的面上,免了玉临月的死罪,竟然未对她进行处罚。谢夫人知道这烫手的山芋落在自己的身上。

    这玉临月的名声算是被彻底毁了,谢夫人也不知道该如何对她。她虽成了自己的媳妇,皇上都未责罚,她岂敢用私刑呢?何况,这天威难测。

    这事涉皇家,谁又知道这当真是她自己如猪油蒙了心的做了如此错事,还是别人陷害?不过,这天家说什么就是什么。她还是要去给她个下马威。让她知道什么做得什么做不得。

    玉临月已经从丫鬟口中威逼利诱的知道外面传的事情。她心中骂道景王这个老不死的竟然把锅甩给她背,她很确定这换嫁的事情绝对是他们做的。这叁皇子定然从中得了什么好处。

    谢夫人的丫鬟前来通知玉临月前去给夫人请安。玉临月嘴上说是却叫人准备饭菜。她好好吃上一顿,饭饱之后,她才珊珊的藏好袖子里的匕首,朝着谢夫人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