妧妧 - 联姻王爷(22)在下情动难忍,故做了一回偷香贼。(300珠加更) 你别黑化了,我害怕(快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安宁寺坐落在山上,正殿后面的后山却是一个鲜少有人踏足的地方,后山未经开发,人们赏景更愿意去别处。

    走到后山,纪南城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在小道上低着头走路的人。发簪束起的墨黑长发柔顺地散落在她的背上,脸颊边无意间落下的细发在微风的吹拂下前后飘动,身上的蓝绿色长裙随着她走动的步伐在空中游曳,让她看上去好像与四周绿色幽然的环境融为一体,似是不小心落入人间的精灵般美丽动人。

    她的脸颊洁白如玉,美目顾盼生辉,粉唇小巧可人,午间的阳光映照在她的脸上,似是为她镀上了一层金边,她的腰肢细的仿佛一掐就断,走动间摇曳生姿,美不胜收。

    在暗处跟着女子,打算一有风吹草动就上去保护王妃的下属看到纪南城,正欲行礼,只见纪南城伸出食指抵在唇边,又示意他下去。

    属下退下后,纪南城也踏上了那条小道,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就那么跟在秦渺身后,余光瞥见草丛中异于绿色的几抹鲜艳,他心灵一动,弯了腰将那小花摘取后,加快步伐上前。

    自己出来的时间不短了,秦渺估摸着纪南城应该回来了,眼见着眼前的小道就快要到尽头,她也是时候该回去了。

    安宁寺里人流量大,现在正是盛夏时节,实在是闷热的发慌,她才出来散了一会步。

    不只是身体闷热难耐,她的心里也始终闷闷的不舒服,一旦闲下来,她就开始想到昨晚梦境中的事情,想到梦里的那个男人抱着她对她表白,想到他炽热的、几乎让人无法承受的感情。

    纪南城心仪她,她真的不知道,她也从未设想过这个可能性。她自认为自己上次任务时全心投入、了解一切,昨天的梦境却把她的认知全然推翻,昨天的梦境告诉她,她过去想的一切……都是错误的。

    她从未真正的了解过纪南城。

    可是……上一次任务纪南城从未对她表白,为什么这次他这么早就对她表白了?

    难道是因为新婚夜他逼着她诉说了她对他的情感,所以他也决定不再隐瞒?

    秦渺还在思索,忽然有人从背后环抱住了她,那个人轻轻用力,她就被抱了起来,秦渺的心跳猛然间加速起来,她未思考这背后的含义,只当自己是碰到了什么登徒浪子,这时她开始后悔没有让纪南城的属下跟着她,秦渺心里恼怒又惊慌,喝道:“你是何人?放开我!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居然敢对我动手动脚!”

    秦渺的力气根本敌不过身后的男人,她的挣扎在他眼里不值一提,只能任由那人将自己抱到一颗大树后。

    “你再乱来,我喊人了!”

    秦渺心慌至极,暗道莫不是自己真的碰上了什么无耻之徒,现在她在这无人经过的后山,若是真的发生了什么,谁能来救她?

    那人将她放下后,又将秦渺的身子翻转了过来,经过这么一出,秦渺的眼中燃烧着熊熊的怒火,她抬头,正欲给这个人一巴掌,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眼前的这个脸上带着笑意的男人,正是她的夫君,纪南城。

    难怪刚才她的心跳的那么快,她只当自己是太紧张了,未想到这是身体碰到他时自动作出的反应。

    “姑娘你生的这般美丽,在下情动难忍,故做了一回这偷香贼。”纪南城笑着将藏在身后的手伸到秦渺面前,只见他手里正握着一束小花,五颜六色,看起来漂亮极了,“鲜花配美人,这束小花送给姑娘,作为冒犯的赔礼,还望姑娘莫要怪罪。”

    油嘴滑舌,他从哪里学来的这些调戏讨好人的话?刚才还故意不说话吓她,她还以为自己真的要被奸人玷污了。

    秦渺看到他这带着笑意的俊脸,心里的怨怼早已消失的差不多了,只道男色惑人,他故意弯下腰凑近她对她说话,他们的距离这般近,更是让她脸红不已。

    秦渺被他撩拨的脸红心跳,本还想硬气点指责他两句,说出口时声音却又软绵绵的:“知道冒犯,还不快些起来,离我这么近作甚。”

    “我就是不起来,你又待如何?”纪南城见秦渺配合了他,愈发起了逗弄她的心思,再加上她面若桃花,眼波流转,一副诱人而不自知的模样,更是让人心痒难耐,纪南城将那束小花别到她的秀发中,笑着说,“收下了我的花,你便是我的人了。”

    他怎么能说出这般无赖的话?秦渺睁大了眼,她感觉自己以前根本就是看错了人,看眼前这个男人轻佻肆意的样子,和她“温柔知礼”的夫君哪里有半分沾边?

    跟她玩不认识的小游戏,他还真玩上瘾了。

    秦渺突然发现自己的夫君真是坏透了,她不满地与他拌嘴:“你当我是什么随便的女子么?自古以来嫁娶都要叁媒六聘,你这么一束小花,连,连薄礼都算不上,还好意思说我是你的人?”

    渺渺怎么能……这么可爱啊?结结巴巴的话连都说不清楚,跟人吵架能有吵赢的机会么?

    “如此看来,姑娘是希望在下准备更隆重的礼物,以便正式确定我们的关系了?”秦渺发现自己居然被带着走,还走偏了,懊恼地咬住了唇,偏着头的她看起来更加惹人怜爱,纪南城轻笑一声,真学着那些调戏良家妇女的地痞流氓,轻佻地挑起秦渺的下巴,“姑娘盛情难却,在下实在不忍拒绝,不如就先让你做了我的人吧。”

    论说浑话,秦渺还真不是纪南城的对手,也不知道他都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秦渺被堵的哑口无言,很想狠狠地骂他,最后却也只说了四个字:“登徒浪子。”

    本想骂无耻之徒,可他到底是她的夫君,他们只是开开玩笑罢了,秦渺不忍心骂的那么重,纪南城却觉得她越发可爱起来,怎么骂人都这么秀气斯文?

    “姑娘都这么说了,那看来这个罪名是非坐实不可了。”纪南城说完,凑近了秦渺娇艳动人的小脸,心满意足地将她娇软的唇含入口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