妧妧 - 联姻王爷(20)我需要一个能让她这辈子都留在我身边的方法。 你别黑化了,我害怕(快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当发现自己正躺在纪南城温暖的怀抱里时,秦渺知道,这场梦境,结束了。

    又是那么毫无预兆的……

    秦渺没有勇气再去回忆梦境里的一切,只觉大梦一场过后,精疲力尽。

    好像她不是做了一场梦,而是真切地回到上一个任务世界一样。

    轻柔的吻落在她的额头,秦渺抬头,眼前的是比梦中年轻了十几岁的纪南城,他面色温柔,眼含笑意。

    “渺渺,醒了?”见秦渺只是呆呆地望着他不说话,纪南城的心软的一塌糊涂,她这乖巧的样子真是讨人喜欢,而昨天晚上她的梦话,此时他也觉得没必要再去逼问了,“我去唤侍女来为你洗漱,晚些我们用过早膳以后一同去安宁寺。”

    安宁寺?

    秦渺先前尚有几分未睡醒的迷蒙,听到这叁个字却猛然间醒了过来,她怔愣了一会,听到纪南城又唤了一次她的名字,忙回道:“好。”

    安宁寺在纪国极为出名,是百姓礼佛祈福常去之处,他们作为新婚夫妻,去安宁寺自然是为这桩婚姻祈福,以求婚姻美满夫妻和睦,只是她昨晚梦境中刚去过安宁寺,所以一时惊讶罢了。

    “渺渺,怎的大清早的走神了?是还未睡醒么?”秦渺还没想好该如何解释自己的失态,纪南城先帮她找好了借口,“不急,再休息一会也无碍。”

    “那怎么行啊……”秦渺小声嘟囔着。

    现在外头都日上叁竿了,再睡下去还得了?

    男人低低地笑了一声,笑声低醇又动人,秦渺正趴在他的胸口,感受到了他胸腔的震动,看到他戏谑的表情,秦渺才发现……原来他只是在逗她玩、拿她开玩笑罢了。

    原来他也会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啊。

    秦渺略恼怒地瞪了他一眼,他的心情却看起来更好了,两人又窝在一起腻歪了一会,才起身各自去洗漱。

    安宁寺看起来和她的梦中一模一样,庄严肃穆,不同的是寺里到处可见前来祈福的人,百姓见到她和纪南城,也没有任何反应。

    现在的纪南城还只是一个不出名的王爷,就连在宫中都没有受到太大的关注,百姓就更不可能认得他了,而且他们出府时换上了寻常百姓的衣着,因此并不引人注目。

    他们身旁跟了四个侍从,看起来只是几个普普通通的家仆,但秦渺知道他们都是纪南城最信任的下属,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

    “渺渺,我有些事情要离开一会,你先留在这里上香,我去去便回。”看到秦渺疑惑的眼神,纪南城难得耐下了心来解释,“去见一个朋友。”

    秦渺心里仍旧疑惑,面上却丝毫不显,还温柔地答复他:“夫君,你去吧。我等你回来。”

    纪南城浅笑着揉揉她的头。

    秦渺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思索着,纪南城在安宁寺会有什么朋友?莫不成是……

    秦渺不禁想到了昨天梦里那个神秘莫测的人,空净大师。纪南城是要去见他吗?原来他们这么早就认识了?

    上一次任务没有这一出,那时他们也来祈福了,但只是走了走形式,不过片刻钟的功夫就从庙里出来了。

    ……罢了,不再想了,自从她来到这里开始,发生的每一件事都不在她的意料之中。

    纪南城往庙内的禅房走去,远离了喧嚣的正殿,这里的气氛安静又平和。

    一个僧人看见纪南城走来,恭敬地对他行礼:“王爷,大师已经等候您多时了。”

    纪南城就知道这个空净大师绝非普通人。

    前世他权势滔天的时候,提前几天约定见面,都被婉言相拒,后来还是他威逼利诱,空净大师才迫不得已现了身。

    这次,他一没有提前邀约,二没有派人知会,这个空净大师怎么知道他会过来?

    他不是一向很忙,不见不速之客的么。

    纪南城面对这样一个似是能知晓一切的人,心里不由得升起了几分警惕,作了一番心里建设之后,才推开了禅房的门。

    “王爷既然来了,为何不喝一口呢?”

    一模一样的位置,一模一样的茶香味,就连这口中说的话,除了称呼外都一模一样,傻子才会觉得这是巧合。

    纪南城单刀直入道:“看来你还有博古通今、推测未来的本事,知道我要来,也知道我为何而来。”

    空净大师但笑不语。

    “既然你知道,我便也不与你废话。”纪南城面色冷凝,声音里也泛着冷:“我需要一个一劳永逸,能让她这辈子都留在我身边的方法。”

    空净大师依旧笑着,脸上的表情颇为讶异:“王爷这说的是哪里话,贫道只是一个小小的修道之人,何来那么大的本事?”

    饶是纪南城经历颇丰,也被空净大师这番话堵得接不上话来。

    莫非这个空净大师口中除了这些客套话,便不会再说别的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